ShiIro

【泉司】夏桜

みず:

点文第三篇。


题目是蛇泉x新年司的妖怪paro,不过写出来的好像是蛇泉x学生司…………姑且新年司有出来一瞬间!(。


设定是之前我在小号里提到过的一个妖怪paro的故事,提取了其中一小片段的小短文,对故事感兴趣的话可以看下评论,完整版我大概是懒得写的(……






——————————————————————


听说最初住在这间别院的,是很久以前朱樱家的家主。


虽然是一家之主,却独自一人住在这个只有少数的佣人会定期过来的,冷清的别院里,直到离开人世的那天。


据说那时候做为除妖师一族的朱樱家已经逐渐衰败,因为能力最强而成为朱樱家家主的那位祖先,最终并没有像很多故事里写的那样,成为拯救家族的英雄。


他虽然直到离世都是朱樱家的家主,但却被家族里那些没有什么能力,胆小怕事,主张远离除妖这个行业的人隔离,软禁在了了这个别院里。


就像自己一样。


司苦笑着,从床边取下一本还没读完的小说,离开了房间。


据说,司会是朱樱家里最后一个遗传到祖先的除妖能力的人。很小很小的时候,在司都还没有记忆的幼年期,他就因为有着难以估量的力量,而被带到了这个别院里。


从有记忆至今,司都是一个人。


并非像过去的那位祖先那样被完全的软禁,他可以自由出入,也过着与常人没有太过不同的生活,只是被惧怕着而已。


因为是自己没有的特别的能力,所以就对有这份能力的人惧怕着而已。


虽然时不时的会想起那位祖先会不会度过了一个及其无助又孤独的人生,但司觉得,自己的担心一定是多余的。


那个人一定也和现在的自己一样,虽然独自一人,但在这个别院里,从来不会有孤独或是寂寞的感情。


因为他一定也和自己一样,不是孤独一人。


 


别院的院子里,有一棵已经活了很久很久的樱花树,春天的时候司会在这里赏樱,而夏天的时候,司喜欢捧着书在树荫下度过慵懒的午后时光。


初夏的微风带着阳光的味道,却没有粘腻的热度,司顺滑的酒红色头发随着风轻轻摆动着,青绿的树叶发出了沙啦沙啦的声响。


在阴凉的树荫下,司将手中的书翻到了上一次书签的位置。


「怎么かさくん,逃课?」


将正在读的句子读完,司抽离了视线,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抬起了头。


「请不要这么说泉先生,这个学期的出勤数我已经足够了。」


透过交叉的树枝,交缠的树叶,司能隐约看到一个水灰色的身影,那个人好像朝着他笑了笑,悄无声息的从树上落了下来。


「学校是这么自由的地方?」


水蓝色的眼睛微微眯着瞟了他一眼,那个人轻哼了一声,靠上了身后的树干。


「只要保证了出勤数和课业成绩,剩下的时间怎么支配是我的自由,不是吗。」


司歪过了头,微笑着对上了那个人有些冷淡的视线。


那个人水灰色的短发带着点自然的卷度,四处微翘的发梢被夏风轻轻拨动,稍显弹性的跳动了起来。


他裸露的皮肤比起常人更加的白皙,在阳光之下,皮肤的表层像是鳞片一样的,闪烁着不易察觉的银色光泽。


听到了司的话后他耸了耸肩,向着樱花树的方向抬起了头。


 


他是那个祖先留下的秘密。


只有常住在这个别院里,像司一样拥有着能力的人才会发现的秘密。


他虽然有着人类的形态,却是远不同于人的存在。


司第一次遇到他是自己还只有6岁的时候。


而清楚的意识到他不是人类,是9岁的时候。


知道了他的本体,是在10岁的时候。


了解到了他的职责,是在12岁的时候。


泉先生是生活在这棵樱花树上的大蛇,而这条水灰色的大蛇,是几百年来,一直守护着衰败的朱樱家的妖怪。


 


「你在看什么。」


当小说中的故事快接近尾声的时候,身边传来了泉的声音,虽然有些不满的瞥了他一眼,但司还是放下了书,将书签放入了刚读到的书页处。


小说随时都可以看,所以司更珍惜与眼前的人对话的时间。


「嗯……小说?好像已经是有些年代的书了,不知道是哪一位留下的。」


这个别院除了最初的那位祖先和自己,几百年来,也有过几位其他的住人,他们全都是跟自己一样,带着很强的能力,被人畏惧,被人隔离。


他们在书房里留下的东西,是司从小最珍惜的宝贝。


「泉先生也有兴趣?」


「哼~?完全没有。」


泉瞥了书皮一眼,有些无趣的甩了甩手。他不知何时坐在了司的身边,司合上了书,也许是总是靠着树干也累了吧,司调整了下姿势,靠在了泉的身上。


是妖怪的缘故,还是蛇的缘故呢,泉的身体总是冰凉冰凉的,没有一点温度,不过司很喜欢这种凉飕飕的感觉。


无论靠的有多近,都不用害怕自己会被他的体温融化。


「哼哼,泉先生的身上,一直带着樱花的味道呢。」


「かさくん很喜欢这个味道?」


他好像轻笑了下,稍微调整着姿势朝着司的方向动了下,让司能更加舒服的靠着他。


虽然泉是妖怪,却也许比司认识的任何人都要温柔,不过司的记忆里大多都只有和泉两个人而已,所以也不能很确定。


「是的,非常喜欢。」


点了点头,司重新翻开了手中的小说。


午后的阳光又比刚才浓郁了几分,树荫下斑驳的树影,也比刚才清晰了不少,深浅不一的光斑穿透树叶间的间隙,印在泛黄的书页上。


小说中的故事,已经到了不得不收尾的时候了。


 


「泉先生真的对小说的内容没兴趣吗?」


读完小说最后一个字的时候,阳光的角度比起刚才又倾斜了几分,身边的泉无声无息的,突然扯了下他的脸颊。


「想说就说,我听着。」


假装不耐烦的瞪了他一眼,但是他嘴角微微翘起的弧度,司并没有看漏。


无论过去多久,他表达温柔的方式总是那么别扭。


这么想着,司开心的点了点头,他是那种看完书后就想立刻与人交流的类型,而从小,担任这个对象的,永远都只有泉而已。


「其实呢,这是个和泉先生也有关的小说!」


「嗯?」


似乎是稍稍有了些兴趣的泉看向了他,注意到视线的司得意的清了清嗓子,继续说道。「因为这是一个人类和妖怪的故事。」


「人类爱上了妖怪,知道了人类心意的妖怪就一直躲着他,可是最终妖怪还是敌不过人类,重新出现在了人类的面前。」


回忆着刚看完的小说情节,司在脑内梳理着剧情,将故事的梗概简单的陈述了出来。


「妖怪接受了人类的告白,与人类幸福的生活在了一起。」


说到这里,司垂下了眼,轻轻的叹了口气。


「可是最终,人类因为绝症早早的离世了,只留下了妖怪一人,本来以为是个愉快的恋爱故事,却是个让人悲伤的结局呢。」


「かさくん这么觉得吗?」


泉的声音淡淡的在耳边响起,司有点不解的向着声音的方向转过了头。


「不是吗?」


泉也转过了头,司看到他像湖面一样的眼睛,正泛着他读不懂的涟漪。


「也许对妖怪来说,这样就足够了呢。」


「泉先生是这么觉得的吗。」


「不,只是一种可能而已。」


「泉先生会做和那个妖怪一样的事吗?」


「谁知道呢…」


 泉撇了下嘴,替司拨开了几缕被风吹乱的发丝。


「那么かさくん呢?」


「是?」


「如果你是小说的主角,会怎么做呢。」


替他撩开发丝的时候,泉细长的指尖正好扫过了司的脸颊,冰凉的触感让司满足的眯起了眼睛。


「我的话,一定永远都不会表白的。」


离开了发丝的指尖出现了些微的停顿,泉看着司的眼神,依旧藏着让人难以理解的秘密。


「为什么?」


仅过了片刻,泉又恢复了原来的样子,他收回了手,带着浅浅的笑意。


「因为那样,对妖怪太不公平了。」


司笔直的看向了泉,但泉只是浅笑着,没有说更多的话。


太阳的角度又变得更加倾斜,也许不知不觉间,已经到了快接近傍晚的时候。但是司除了看书以及跟泉聊天之外,也没有其他更多的事要做了,所以他也没有要离开的打算,有些无趣的翻着已经被他读完的小说。


「真的完全没变呢。」


乘着初夏的微风,司好像听到了泉的声音,但是却听不清他所说的话,回过头的时候,泉已经紧闭着嘴,像平时那样仰着头,看着早已没有了樱花的古树。


 


「泉先生,我想看樱花了。」


司重新合上了书,跟泉一样,向着树的方向仰起了头。


「かさくん是笨蛋吗?已经是夏天了。」


「是,已经夏天了。」


司撇了身边的人一眼,笑着伸出了手。


「但是泉先生能做到的吧,无论是盛夏还是寒冬,让这棵树瞬间满开樱花。」


「哈?那种麻烦的事谁要做啊。」


这么说着,司的手心飘落下了一片粉色的花瓣,接着,更多的花瓣出现在了司的视线之中,它们在空中飞舞着,乘着风渐渐飞向高处,青翠的树叶发出沙啦沙啦的响声,像是在回应那些花瓣,枝叶剧烈的晃动了起来。


然后更多更多的花瓣涌现了出来,司忍不住回过了头,他看到无数的花瓣正围绕着泉,当泉朝着树的方向伸出手的时候,那些花瓣像是有生命力似的,绕着泉的手越飞越高,回到了它们最初存在的地方。


仿佛只是一瞬间而已,刚才还翠绿的古树,此时已经盛开了无数的樱花。


「我就是喜欢泉先生这种地方。」


司目不转睛的盯着这片恍如奇迹的樱花,露出了满足的笑容。


一直碧蓝的天空,渐渐泛上了昏黄的色彩。


 


 


那天夜里,司做了个梦。


在满开的樱花树下,有个一头红发,穿着红色和服的少年,他张着手,飘落下来的花瓣一片又一片,都正好的落入了他的手心。


他满足的笑着,拉住了身边人的衣袖。


水灰色的那个人侧着脸,看着他的眼里有着司从没见过的幸福。


 


醒过来的司已经记不清那个朦胧的梦境,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房间里似乎多了一缕樱花的香味。






END.

爱你是宿命

银河间:


神应当放逐有罪之人。

你知道吗?我爱你。爱你身体里的每一个细胞,爱你的分子,原子,甚至是夸克,爱你的全身上下。但是你什么都不知道,你只知道我是你最亲近的弟弟,卡米尔。我们之间有斩不断的缘,是从诞生那一刻便注定会强硬地贯穿我全部生命的缘。我疯了似得驱除它,如果没有它你是不是就会,像我爱你那样爱我。不不,如果没有它,你甚至不会多看我一眼。你不知道,你不知道。

神宠爱纯洁之人,我爱上你,我有罪,我注定成为虚无之子。我于混沌之间苏醒,归烬于虚无。我想再看你一眼,再看什么都不知道的你一眼,只一眼,一眼。你是我的灵魂安息之所,我的生命终将消散,而灵魂却伴随你不朽。生命可其渺小,无数宇宙崩塌又膨胀之后,无数个卡米尔仍旧会爱上无数个雷狮,爱你是我唯一不可抗拒的宿命。你已经钉在我灵魂之上了。

【我不会起名】反正就是雷卡①

Akane十二号:

*头回写雷卡,他俩太好了
*胡乱捏造,不知道起啥名儿
*OOC的没边儿,也不会写
*没啥剧情,符号乱用
*我爱骨科,骨科使我快乐


————————————————


“还吃么?”雷狮看着卡米尔放下的锃锃亮的空盘子问道。


卡米尔抬头看了他一眼,眼神怯生生的,又迅速低下头去。


雷狮便对一旁的仆人挥挥手再叫来一盘甜点。


卡米尔犹豫了下才拿起了叉子,雷狮托着腮坐在他对面打量他。即便是坐在同样的高度,对方还是比自己矮了不少,破烂的衣服跟富丽堂皇的宫殿十分不称,瘦弱的身体一副显而易见发育不良的样子。


模样长的倒很乖巧。


这天其实没什么特别,雷狮像往常一样溜出王宫去,在路上看见一群小孩子围了个圈,卡米尔站在中间,湛蓝湛蓝的眸子看过来,然后被揍了。


要说在平时,雷狮不爱多管这些闲事。


但他走出两步去,想起那孩子的眼神来,就忍不住转过头,又调头回去喝止了他们。


等他们都吵吵闹闹的散开,雷狮才来到卡米尔面前。


卡米尔跌坐在地上,裸露在外的皮肤上青一块紫一块,还有刚刚被推搡留下的红痕,伤有新有旧,他弓着身子用发亮的眼睛盯着雷狮,像头小豹子。


雷狮蹲下身子在卡米尔头上胡乱地摸了一把,笑着问呆愣着的少年:“你叫什么名字?”


“……卡米尔。”卡米尔用稚嫩的声音回答他,又换来雷狮没什么恶意的笑容。


他朝着卡米尔伸出手来,等卡米尔搭过来后道:“卡米尔……,你以后就跟着我吧,我雷狮罩着你。”


雷狮就这么把卡米尔带了回去。


他也说不清是什么驱使着他这样做了,好奇或者同情,又好像都不是。


但他还是做了。


想这么做就这么做了,也不需要什么理由,雷狮想。


雷狮就这么看着卡米尔又解决了一盘甜点,便把一旁的水杯推到他手边道:“慢点儿吃,没人跟你抢。”


卡米尔又用那样的眼神看过来,雷狮没在意,想着去哪找件衣服给他穿。


雷皇室的家教姑且还算很严,雷狮也不想跟那些整天勾心斗角的兄弟姐妹有什么交集,他招呼来站在一边的女仆,吩咐她找找自己小时候的衣服。


“你看看他能穿多大的。”雷狮冲卡米尔的方向扬了下下巴示意女仆。


“多找几件,挑点儿合适的。”他补充道。


雷狮回过头,就看见卡米尔捧着水杯看着他,眼睛里头有化不开的水似的,忽闪忽闪的。


雷狮飞扬跋扈惯了,倒不爱欺负比他小的,看见卡米尔可怜巴巴的样子就心软,全然是三好大哥的作派。


“你身上有破了的伤口吗?”雷狮打算带脏兮兮的卡米尔去洗澡,看着卡米尔喝了水才问。


卡米尔摇了摇头,雷狮就过去牵着他到自己卧房去。


女仆已经在等着了,一旁整理好了几套衣服,见雷狮回来就退了下去放洗澡水。


“挑一件喜欢的。”雷狮说道,然后看卡米尔扯了扯离他自己最近的那套。


就随他的便吧,雷狮想道,明天让裁缝过来量了尺寸给他做新的。


雷狮挤出个没什么意义的音节来表示同意,卡米尔才跟着女仆去了浴室。


九岁的卡米尔站在门口把女仆往外推了推,“我自己会洗。”


雷狮跟过来看见这一幕,忍着笑把人挥退了又说:“有事叫我。”


衣服放在外面,卡米尔裹着雷狮以前的睡衣出来的时候,好像整个人都冒着蒸汽,皮肤红通通的。


他皮挺薄的,小大人雷狮想,下次要让仆从把水温调低一些。


卡米尔走过来,雷狮拿过搭在他脖子上的毛巾帮他把头发擦干。养尊处优的三皇子做起这些事情来却轻车熟路,也不知是否雷狮保护欲发作,但两人仿佛熟稔多年。


卡米尔的脸颊也红红的,低垂着头坐在床边任雷狮摆布。


他们为什么欺负你?


雷狮话到嘴边却转了个弯,“今天就跟我挤一张床吧。”


弱肉强食,小孩子的世界往往比大人们的残忍的更加直率。


雷狮看得出来,卡米尔不习惯这样的关心,但还是战战兢兢地适应着这样陌生的环境。


他懂事的让人担心。


躺在床上雷狮尽可能的跟他东扯西扯,卡米尔缩着身子有一句答一句,直到雷狮将手搭在卡米尔的肩上沉沉睡去。


月光从窗外投在地毯上,卡米尔侧过身子面朝雷狮,看着他逆光的脸。


他这个年纪里少有的沉稳和沉默在这个夜晚变得不堪一击,清新的晚风,明亮的夜空,盖在身上的绒毯和雷狮均匀的呼吸声,温暖从四面八方涌入卡米尔小小的身体。


卡米尔伸出手去抓住雷狮睡衣的袖子,闭上了酸涩的眼睛。


——————————————————————


【发现我de乱用了……没办法文化程度低】
【他俩坠好我爱他们】
【可能就完了这段】
【就这样吧睡觉】
(۶• ㉨ •)۶♡٩(• ㉨ •٩) 同床共枕(不是

朔間家的狗:

極其任性的尖利刀刃刺入了夢想的心臟,竭盡力氣嘶扯著喉嚨發出淒厲的尖叫。
再也沒有人可以把你奪走,因為我殘忍的殺死了那還沒來得及實現的未來,輕易的改寫了將至的瞬間。
我沒有任何理由可以向你懺悔,那只不過是用來脫罪的藉口罷了,雙手卻忍不住發抖,是誰說吸血鬼的身體冰冷得像是冰塊甚至只要觸碰就會被凍傷?


至少他在我懷裡,溫暖得像是金黃色的夕幕斜陽,溫柔的融化了心尖的裂痕、撫平了一直存在的凹洞,靜靜的閉著雙眼什麼也不去看。
「晚安,小熊。」
瀨名泉難得的主動,在那張臉上落下輕輕一吻。
「還好有我,睡在你身旁。」
今晚,你又會做什麼令人羨慕的美夢呢?

同人文的真相

抚剑独行游:

1.说“这篇文绝对不会坑”的太太都弃坑了。

2.说“高甜”的文一半是真甜一半结尾四十米大刀。

3.说“有OOC”只是一种自谦方式,重度ooc的文根本不会标ooc预警。

4.瓶颈期一般指“我有一个超赞的脑洞他娘的写出来变成了什么鬼我要怎么办”或“啊好懒已经是个废人了更文是不存在的”,而不是无脑洞可写。

5.文手写出来的脑洞和开过的脑洞比例类似冰山露出来的部分和水下的部分,所以,深不可测。

6.BGM对码字至关重要,甚至直接影响文风和基调。

7.当文手把一个脑洞大纲全部写出来后会有一种已经写完了这篇文的错觉。

8.比较精彩程度的话,脑洞100,大纲70,试阅50,正文10。




9.文手总有一刻想仰天长叹“为什么我不是个画手”。




10.破事一堆的时候文思泉涌,闲得发霉的时候瓶颈期。




11.傻白甜热度永远比正剧文高,不信随便点个cp的tag榜单。




文手往往付出和回报不成正比,一个回复就能让他们高兴好久,善待文手人人有责。




【可以转载,请注明出处。不要关注我了!!!超害怕!!!求您们!!!顺便让我大喊一声:曹丕是个好人!!!】

推定陥穽:

「俺のことが好きだって、綺麗だって言ってくれたやつ」

「アタシのことを世界でいちばん綺麗だよ、大好きだよって言ってくれたひと」 ​​​

推定陥穽:

「俺のことが好きだって、綺麗だって言ってくれたやつ」

「アタシのことを世界でいちばん綺麗だよ、大好きだよって言ってくれたひと」 ​​​

苏遗棠♡:

小声说着“别走散了”
你抓着我的衣摆
安静似乎要持续到永远
在夏空之下
驱散梅雨时节的阴暗
瞳的放映机中
跑着靠近你的温柔
已经回不去了
                   ------《鏡花水月》

强烈安利这首歌,真的特别好听,cover是mafumafu。

一个复健,瞎几把写。

明日之杭。:

『夜莺与玫瑰。』


我曾在夜中听见了鸟鸣。清脆动听,像是玫瑰上的露珠,清晨天边的阳光,蔚蓝的大海边的白沙。我单薄的文字无法形容,只能在它的歌声中想象一切美好的事物。
大概是一只夜莺。
那它一定有着与它的歌声相配的美丽羽毛,柔顺得像是我身上的丝绸裙子,不是与其他鸟争艳的颜色,像是琥珀一样的颜色让它在黑夜中隐藏着自己,孤独的歌唱家总是有独特的曲子。
感谢这位小小的歌唱家,我每晚都有一个好梦,梦里总会有一只小鸟的影子,绕着树干低低地飞,偶尔站在高处的树枝上向我展示它的歌喉。
我会悄悄地在窗台上放上一些面包,当作是我对它的谢礼,好在夜晚继续心安理得地享受它的歌声。
明明没有交流,我却像陷入了恋爱一样期待着,期待着几栋楼房外那笨重的大钟发出响声,酒红渲染天空――夜晚到来的时候。


它唱了一整夜。
我在往日规定的时间前提前起床,窗外依旧传来熟悉的歌声,我欣喜若狂,让我忘记思考旋律里暗藏的悲伤。
我要去见它!
顾不得穿鞋就跑出了大门,那棵玫瑰树上站着一只小小的飞鸟。
太阳出来了。阳光驱散了夜晚的黑云,尖刺也完全刺穿了它脆弱的胸膛。
它的歌声突然减弱下来,我跑过去,接住了它往下坠的身体。内心是一股翻滚的,难以抑制的悲伤。
我把它葬在这棵红玫瑰树下。树上那唯一一朵盛开的花,尖刺夺去了它的生命。我从此失去了一位最好的,为我歌唱的挚友。


中午的时候,我坐在门口的台阶上,手里是一卷蓝色的丝绸,这使我想起它柔顺的羽毛,还有不远处那个小小的土堆。
眼前突兀出现的,是一个青年学生,和他手里娇艳欲滴的红玫瑰。
我愣住几秒,心里的怒火便开始燃烧,混杂着难以言喻的哀伤,我对着他说出一番残忍的话语,好让他尽早死了这条心。
他说我无情无义,可我根本连他是谁都不知道,我只认得他手里的玫瑰,红得像是白鸽的脚趾,海底的珊瑚。那棵红玫瑰树上唯一的花也已经不在树上了。
我说完就转身回去关上了门,他脸上的表情我并不想知道。
他愤愤地把玫瑰摔在路旁,然后离去。马车经过,车轮无情地碾过。


我的梦里再没出现过那只低飞的鸟。

一个复健,瞎几把写。

明日之杭。:

『夜莺与玫瑰。』


我曾在夜中听见了鸟鸣。清脆动听,像是玫瑰上的露珠,清晨天边的阳光,蔚蓝的大海边的白沙。我单薄的文字无法形容,只能在它的歌声中想象一切美好的事物。
大概是一只夜莺。
那它一定有着与它的歌声相配的美丽羽毛,柔顺得像是我身上的丝绸裙子,不是与其他鸟争艳的颜色,像是琥珀一样的颜色让它在黑夜中隐藏着自己,孤独的歌唱家总是有独特的曲子。
感谢这位小小的歌唱家,我每晚都有一个好梦,梦里总会有一只小鸟的影子,绕着树干低低地飞,偶尔站在高处的树枝上向我展示它的歌喉。
我会悄悄地在窗台上放上一些面包,当作是我对它的谢礼,好在夜晚继续心安理得地享受它的歌声。
明明没有交流,我却像陷入了恋爱一样期待着,期待着几栋楼房外那笨重的大钟发出响声,酒红渲染天空――夜晚到来的时候。


它唱了一整夜。
我在往日规定的时间前提前起床,窗外依旧传来熟悉的歌声,我欣喜若狂,让我忘记思考旋律里暗藏的悲伤。
我要去见它!
顾不得穿鞋就跑出了大门,那棵玫瑰树上站着一只小小的飞鸟。
太阳出来了。阳光驱散了夜晚的黑云,尖刺也完全刺穿了它脆弱的胸膛。
它的歌声突然减弱下来,我跑过去,接住了它往下坠的身体。内心是一股翻滚的,难以抑制的悲伤。
我把它葬在这棵红玫瑰树下。树上那唯一一朵盛开的花,尖刺夺去了它的生命。我从此失去了一位最好的,为我歌唱的挚友。


中午的时候,我坐在门口的台阶上,手里是一卷蓝色的丝绸,这使我想起它柔顺的羽毛,还有不远处那个小小的土堆。
眼前突兀出现的,是一个青年学生,和他手里娇艳欲滴的红玫瑰。
我愣住几秒,心里的怒火便开始燃烧,混杂着难以言喻的哀伤,我对着他说出一番残忍的话语,好让他尽早死了这条心。
他说我无情无义,可我根本连他是谁都不知道,我只认得他手里的玫瑰,红得像是白鸽的脚趾,海底的珊瑚。那棵红玫瑰树上唯一的花也已经不在树上了。
我说完就转身回去关上了门,他脸上的表情我并不想知道。
他愤愤地把玫瑰摔在路旁,然后离去。马车经过,车轮无情地碾过。


我的梦里再没出现过那只低飞的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