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iIro

[朔间兄弟]恶作剧

midori:

凛月在网上扮妹子勾搭老零,搞笑温馨向~


如果用季节来比喻,幼驯染是炎热的夏季,骨科就是飘雪的冬季啊(都很浪漫!!)








正文


朔间凛月是个很简单的人,他的喜好简单明了,比如他喜欢睡觉,喜欢钢琴,喜欢他的青梅竹马,还喜欢不是因为他的身份才接近他的队友。


他的讨厌更加简单。他讨厌他的兄长,朔间零。


朔间零和凛月在同一所偶像高中上学,他成绩好,形象好,人脉更好,很受欢迎追捧,还没毕业,就已经宛如新一代偶像巨星。而凛月目前为止依然只是他「朔间零」的附属品。


凛月睡前经常会闭着眼睛进行漫无目的的遐想,他幻想朔间零突然变得窝囊,而他则是雄伟起来,人人提到朔间这个姓想到的都是他朔间凛月。醒来后凛月自己都觉得特别搞笑。


凛月很坏,他喜欢偷偷找朔间零的麻烦,比如轮到他做饭时他就会在饭菜里加大蒜,朔间零休息时他会故意播他的演出录像吵醒他,然后他会装出一脸无辜的模样,让朔间零对他无可奈何。


「凛月其实是想吸引吾辈的注意力吧。」朔间零笑着搂上来。


凛月宛如一只受惊的猫,他推开朔间零跑回自己房间,将房门用力关上。拴上锁。


朔间零跟着他们组合的大神晃牙学习使用手机,为了宣传,他在blog上注册了一个号,取名叫「暗夜的魔王」。和大神晃牙的「孤高的狼」互相关注。凛月从晃牙那里看到后一边吐槽这是什么搞笑的名字,一边也买来一只手机,注册账号时他恶趣味的填了一个「沉睡的公主」,和「暗夜的魔王」相呼应,然后每天晚上兴致勃勃的去朔间零的主页偷窥。


朔间零在blog上发组合的新照片,凛月就在下面学女子高中生的语气留言,「好酷哦~」「零前辈最棒了~」


结果朔间零没回复他,「孤高的狼」先回了他。


大神晃牙问他,「你觉得本大爷怎么样??」


凛月满脸黑线,但还是给晃牙回复到,「晃牙哥哥也很帅呢,人家也非常喜欢你(笑」


抽搐的笑。


「孤高的狼」回复他,「有眼光!」


在朔间零的blog留言了一阵子也没他回复一条,凛月有点扫兴,对这个游戏逐渐失去兴趣。正当他想注销ID的时候,朔间零私信了他。


「小姑娘好像很喜欢吾辈的样子。」


「为什么这么说。」


凛月摁动拇指。


「只有小姑娘每天坚持不懈的来吾辈的主页,让吾辈很是感动,不过女孩子那么晚还不睡可不好啊。」


这种像老头子一样的唠叨语气莫名的让凛月很不爽,他控制好面部表情,给朔间零回复到,「也是呢,嘻嘻。」


朔间零长这么大没交过一个女朋友,凛月小人之心的猜测他不是不想,而是不能。如果选择一棵树就意味着放弃掉一片森林,换成他他肯定也是不愿意的。朔间零的女粉丝那么多,想做他女朋友的大有人在,而他至今没有女朋友,只能说明他选择了森林。


没有选择树不等于朔间零不喜欢树,说不定他干涸的内心正渴望一个娇俏的少女能背离道德做他背后的女人,来悄悄灌溉他滋润他。


凛月想看朔间零出糗,所以他看上去很「勉为其难」,实际上已经笑到在床上打滚的做了这个「少女」。他和朔间零在网上聊的火热。不止于晚上,朔间零为了照顾「她」的作息,坚持白天和她聊天。这让喜欢白天睡觉的凛月一开始很痛苦。好在痛苦是可以习惯的。


「啊,都这个点,吾辈要去给凛月做饭了,先失陪一下。」朔间零有礼貌的说。


凛月回复了一个「OK」,然后垫着脚无声无息的走到门边,他把耳朵贴在门板上,听隔壁的动静。朔间零果然打开门走了出来,他有节奏的走下楼梯,去了厨房。


隔了大约半小时,朔间零来敲凛月的门。


凛月把门打开一条缝隙,从门缝里抬头看朔间零。


因为紧张,他的心脏跳动很迅速。


「凛月是下去和吾辈一起吃,还是吾辈帮你拿上来?」朔间零问。


凛月在门内摇了摇头,


「拿上来吧。」


「那凛月稍等,吾辈这就给你端上来。」


朔间零说着转身走了下去。


床上摆着惯用的木质小桌,凛月背对着桌子坐在床上,他一手举着筷子,一手拿着手机,看朔间零在blog新发的「今日的晚餐」。和他背后桌子上摆的一模一样。


「是零前辈自己做的吗,看上去好好吃的样子~」


笑嘻嘻的摁下发送键,凛月转过身夹起一块鱼肉塞到嘴巴里。


朔间零在那边谦虚个不停,说自己弟弟比他做的要更好。


凛月忍不住在心里吐槽,老实承认自己厉害不行吗,虚伪。


朔间零在邮件里跟凛月聊起他本人,说自己被弟弟讨厌有多么难过,又说他已经习惯了凛月这么冷淡,如果凛月突然对他亲近他可能会吓一跳。


凛月不止对他扑面而来的难过和悲伤无法体会,还灵机一动的想到了整他的新方法。凛月乘着朔间零在沙发上午睡,钻到他臂弯里,和他一起午睡。


朔间零醒来果然吓了一跳。


凛月得意到不行。


恶作剧大成功。


朔间零在邮件里和凛月谈起这件事,滔滔不绝的讲述他今天有多么吃惊。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凛月笑得前仰后合。


「吾辈的弟弟好像遇到什么开心的事,是他们组合Knights的好事吗,难得听他笑得如此开心,吾辈真是欣慰。」


凛月赶紧捂住嘴巴,他又垫着脚走到墙边,听到隔壁没动静才放松肩膀。


「说起来吾辈还没见过小姑娘的样子呢,能让吾辈看看吗,吾辈很好奇。」朔间零说。


凛月有点头大,他从哪里去弄女孩子的照片。


这天轮到凛月做饭。出去买完菜回来,凛月已经被冻得瑟瑟发抖。临近圣诞,外面已经飘起雪,凛月把身上的雪拍干,将买好的菜放到厨房,准备起晚饭。


将做好的饭菜摆到桌上。凛月去到朔间零房门前,他犹豫的敲下门。


「凛月做的饭还是这么棒!」


毫不掩饰的夸赞。


凛月高兴的抬起头,看到朔间零的满脸笑容他又立刻把头低了下去。一言不发的埋头吃起饭来。


「凛月很冷吗?」朔间零坐在桌对面问。


「才不冷。」


「现在是冬天,你要多穿点,不然会感冒的。」朔间零唠叨起来。


好烦……


凛月边吃边想。


凛月从真绪那里借来他妹妹的校服,回到房间后,他先是把房间上锁,然后像做贼一样换衣服。凛月给朔间零发的照片有特意涂掉头部。


「小姑娘是X中的吗,很可爱哦。」


凛月哪里知道真绪妹妹上的什么中学,他含糊发了一个捣头如蒜的猫咪表情。


「照片能借我用用吗?」朔间零说。


凛月抱住自己浑身恶寒。


这家伙想干嘛,他是变态吗……


「下个月UNDEAD的联合演出有需要用到制服,我拿来给安子做参考。」朔间零又说。


凛月擦了把汗,心说,你早说啊。


害他白紧张。


「小姑娘太瘦了,要多吃肉啊。」


凛月穿着裙子生气的用脚踹床板。


朔间零可能觉得和自己的「树」沟通得可以了,他开始不断试图约凛月见面。凛月故意把约会时间定在他演出的时候,于是他每次演出结束后都要来跟凛月道歉。


朔间零这几天状态不佳,想必还沉浸在无法和心上人见面的悲痛里。而导致他状态萎靡的罪魁祸首则心情好到飞起,连带着Knights的演出活动也格外卖力。


活动中场休息,凛月放下手机哼着歌跑去洗手间。不小心坐到手机的濑名泉捡起手机来,他看到手机里没打码的照片瞬间黑线。


「要瞎掉了!!!!」


凛月对这次恶作剧的成果十分满意,他意犹未尽的去给朔间零留言,「和你相处的这段时间我很开心,以后也请多多加油。」然后注销了ID。马上就是圣诞演出,他得全身心准备才行。


圣诞这天UNDEAD和Knights都有活动,凛月回到家时已经很晚。他像只黑猫一样蹑手蹑脚的走进家门,试图把动静降到最低。然而还是吵醒了倚在沙发上的朔间零。


「凛月终于回来啦。」朔间零揉着眼睛站了起来,他从沙发上拿起包装精致的礼物盒递给凛月,笑着说,「圣诞快乐。」


凛月微微一楞。


「凛月看上去很冷,吾辈就给你选了一条围巾,吾辈对选礼物这种事不太擅长,本来想找一个朋友来帮我,但总是和她时间对不上,稍微有点可惜啊。」


凛月心里咯噔一声。他不知所措的垂下头,像个做错事的孩子。


一直只顾着恶作剧,他甚至忘记准备今年的圣诞礼物。


「凛月喜欢吗?」朔间零问。


凛月点点头。


「太好了,吾辈还担心凛月讨厌这个礼物呢。」


凛月咬了咬牙,然后上前抱住了朔间零,


「谢谢你……哥哥。」


朔间零满脸惊愕。




……


此时另一处地方。


真绪去还凛月借的裙子,正好被他妹妹逮个正着。


「哥你是变态吗!!」


「才不是!」





评论

热度(2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