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iIro

请不要长大

原色骨柄:

朔间零考虑过最多的东西其实是死亡。不管当下的感觉是冲上云霄的狂喜、歇斯底里的忧郁还是令人不悦的不甘,永远停留在某一天,或者活着,再或者说不被剥夺自己的意志化为这颗行星上的某一零星的尘埃,那是不可能的。


他考虑过人的一生要怎样才能过得更有意义,明明他活了二十多年也都还没凑够一万天,却老是想着要如何把剩下也许还有的万千个日子活得舒服自在。


总的来说,就是中二时读的哲学和存在主义荒谬过多了,日子的流逝仿佛比常人快上十倍,一不留神就成天想着步入老年,干脆这样,不想动弹,反正我最灿烂自由的童年与校园青春时光已经结束了,结束了。


可纵使已经划清了界线,纪念品怎么却还是不由自主打包了一大箱。


轻轻揉过同床人的头发,朔间零怨怪起自己的习惯。


以恶魔为名的他认为,恶魔其实才是最缺乏安全感,最容易被自己吓跑灵魂的人。


他小时候可以和凛月睡,再长大一点可以故意赖着工作表演做不完找各种各样的人一起睡,在床沙发或者桌子上。可是丢掉饭碗以后他只能在自己的仅有资产棺材里与终日的暗淡无关和消极为伴。太惨了,甚至要被吞噬了,从来没有做过安宁的梦,不做梦都很难。也许应该向宗要一个娃娃,最好可爱得像……


那个仰慕并且模仿自己逐渐到已经换了一个人格但内心却还是保留着原始的天真可爱动物都喜欢他的孩子气的人类。


那个像黑道片里最后反应过来的可信的让他并非“只身一人”的同伴。


晃牙已经很乖了,坦然地接受了他这位变质的“朔间前辈”,让吸血鬼像凝结一般的血液重新暖起来的还拥有梦想的人类,真的很耀眼很有吸引力。


可爱到抹去他的阴郁与未老先衰,甚至想着这样就好了。


他还是会笃定和他相遇是命中注定,前面的一切不堪与不走运都是为了看清谁才是合格的可以一辈子枕他隔壁枕头的人。


晃牙曾经和他说过一些土的不能更土的事情。


 


在考入梦之咲之前,大神晃牙就知道了朔间零这个人。虽然那时的零还没有签约经纪公司,但已经在‘同行’里名声大噪——无数比赛的胜者、未来音乐界的奇人。


笔试那天是晃牙第一次真正参观梦之咲,他觉得比想象中要普通和平庸,但还是踏踏实实地考完了试。适逢感冒,整场考试都是一只手写字另一只手擤鼻涕。他自己也觉得难为情,完成试卷后就立马交了卷,提着他的书包就往外头走。前脚跟已经出了校门,后脚跟却停住了。晃牙转过身来,领了一本学院的介绍手册,随手翻了几页,果然看到那个闪亮的人穿着普通的校服。他捂紧口罩,不甘心地站在校门口四处望了一会,脑子里假想过的偶遇没有发生,偶遇之后要做的事也自然不必去做。


之后他也参加了面试,想要见到朔间零本人的愿望却没有随着感冒带来的天真痊愈消失,那时候的晃牙还不知道自己的风格到底迎合不迎合梦之咲。


他没有把握能和自己的偶像同校。


所以那天他在学校里呆了很久,甚至在那里吃了午餐,可依然没有他想象中的偶遇。毕竟是周末,命中注定不会发生的事情唯有顺其自然。他只好在吃饭之前抱着心爱的吉他,在樱花树下虔诚地对教学楼许下了愿望。


神明啊神明,既然你两次考试都没有让我遇见朔间零,那就让我考上这所学校吧,我无论如何都想见他。


话是这样说的,可进入学校以后,他并没有见到过朔间零,就连学生会长致辞也是副会长代理的。他还特地去学生会面试了,可是第一轮就没有通过。原来,进入梦之咲和见到朔间零并没有充分的关系,晃牙撑着自己的脑袋,突然就有了朔间零也许只是个虚拟偶像、这么好的人应该不属于人间的想法。


直到他百无聊赖地走进了图书馆,在标题吸引他注意的书的借阅卡上看到了那个人大气的签名。


他激动地涨红了脸,半天说不出一句话,紧紧地被抓着的那本书,成了他在梦之咲借的第一本书。


那之后晃牙就有了这样的习惯,梦想把朔间零借过的书全部看一遍。虽然不能查他读过什么,但他可以一本一本找,按照他了解到的他的趣味找。


朔间会用铅笔去画自己喜欢的内容,然后在旁边留下一些有趣的评论。


加入朔间零本尊办的组合是后来的事情了。


 


再凑近一些,零把晃牙额前的头发拨开,认真地看着对方昨晚被吻肿的嘴唇,他突然觉得一切都来之不易。




END






今天是美好的周五,笔者决定在学习之前为大家献上一份无聊的碎片阅读材料(被打飞)如果有人看的话(会有吗),请自由畅想他们之间的种种美好。希望我结束考试以后能完完整整地开个坑(挥手)


看看这一期的日服剧情,妈妈我太爱他们了


p.s.我超级想看黑道的有人喂我吗,没有我就去罪与罚了

评论

热度(44)

  1. ShiIro原色骨柄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