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iIro

【宗みか】为时已晚

琛恋:

迟交了...!!又...!!


旧vk时期前提


ABO,宗A兔O mika O,有车


有一些自己补全的私设


我写的都是ooc~~~


个人感觉这设定和宗老师的理念背道而驰...宗老师对不起啊宗老师




   斋宫宗从不认为自己只和omega组建组合有什么问题,omega拥有纤细的四肢、迷人的歌声和美好的皮肤,这些都是作为优秀人偶必须的条件。略逊色的身体素质通过丝线引导就可以补救,omega略微娇小的身体和甜美的信息素能制造更好的舞台效果。他是最理性的、拥有自制力和原则的alpha,在他眼里,那些面对omega就发情的alpha不过是劣质产物,是被信息素控制的披着人皮的猛兽。所以他绝不会拥抱自己精心制作的人偶,未标记的omega在他面前发情,他也会保持绝对的冷静处理他们。所以当结束兼职的影片软倒在他怀里时,他并没有过多的吃惊。


  他等待这一天已经太久。于他而言omega的发情期到来意味着质的变化,就像蝴蝶钻出蛹壳,柔韧的骨骼、被荷尔蒙打磨过棱角、未被污染的纯净的信息素气味...他的杰作——美丽的仁兔,已经渡过了这个过程。虽然声音还未完全成型,但现在的仁兔区别于曾经的唱诗班的仁兔,那是鲜明而有针对性的美,略显娇小的身体散发着结出果实的香气。


  从人偶们的定期维护来看,影片的骨骼并不像是会成为alpha的骨骼,所以他提前做了许多准备,包括把影片的房间改造的和学校的omega专用禁闭室一样。进入房间把人放在床上盖好被子,在耳后轻贴一个吻,然后趁着omega迷蒙的时期锁上窗拉好窗帘,药片和喷雾放在床头。


  “...听着,栓剂和紧急铃在抽屉里,如果你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就别开柜子。”


   “老...师...”


   影片大口喘息着,一只手扣住床栏。


   “水在地上,够不着就把药硬吞下去。”


   宗的指尖在瓶盖沿挣扎了一秒又松开,这种的状态下影片可能会把水整瓶泼在身上。omega被荷尔蒙彻底拓展神经的皮肤异常敏感,即使是冰凉的水流也会带来难以忍受的刺激,因为水流弄伤皮肤的omega比比皆是。所以比起打翻水而弄伤皮肤,让他直接吞药片的风险更小些。


   “把我绑起来......”


   影片双眼失焦眼皮微微抽搐,额汗弄湿了刘海,眼睛眨一下又费力的睁开,看起来光是保持清醒就已经竭尽全力。当宗摁住他的肩,将那只扣在床头的手用皮带绑起来时,明显听到躺着的人呼吸一窒,另一只手捏着被子,用力到肘关节和上臂都微微发抖的程度,只用余光都能瞟见被单下蜷曲夹紧又伸直的痕迹,西装裤的摩擦声和腰骨撞击床板的碰撞声清晰可闻。


   在事态变得更糟之前,他反锁了门。


 


   “...!”


   这是宗今天第三次差点被针扎到手。


   从没有任何一个白天到黄昏渡过的如此漫长,衣服几乎一针也未做下去,他只是一昧的从房间的这头走到那头。隔音良好的门杜绝了一切,影片给他留下的只有被绑在床栏上的那截纤细的手腕...和耳后湿热的触感,他有些回味的触了触嘴唇。


   明知道专用药片长期服用才有效,喷雾也是掩盖气味的救急用品,却还是放进去了。他不禁怀疑这些举动是否有些多余,或许摁住影片放一只栓剂比较适合?


   他百思不得其解,分明他也将仁兔送入过学校的禁闭室,当时他心爱的人偶只是有些乏力,小腿微微颤抖,身上散发着特有的香气。太阳还未完全落下仁兔就从禁闭室里走了出来,脸色虽泛着青白脚步却十分平稳,向他请了假便离开了。


   而高傲的alpha不知道的是,长期使用专用药会使omega的发情时间频率乃至程度都大幅度降低,加上喷雾的使用,omega才能勉强与beta无异,以这样的前提下使用栓剂,omega才能趁发情间隙离开学校,忍受着体内如同浸入冰块的痛楚,融入人群回到家里。


   他深深着迷的仁兔,正是这样的产物。


 


   天黑许久,他再也按耐不住,打开了门。




救命啊车厢脱轨啦x




   窗帘并不能阻挡白昼的来临,以及闹钟的响声。


   和斋宫宗恢复理智的脑子。


   他还记得脑子烧坏的自己饶有兴致的把这个发情期的同样也是脑子烧坏的家伙从房间抱出来,送进浴缸里洗了一趟又来了一发,然后又洗了一趟,送回自己的卧室抱着睡了半晚上。


   现如今影片仍沉浸在睡梦中,似乎与往日没有任何不同——除了脖子上多出的,由他种入的枷锁。


 


   一切为时已晚。


    他破坏了自己的准则,给他珍视的人偶盖上了丑陋的徽章,是败给欲望的猛兽,是个沉迷于omega信息素的、愚钝的alpha残次品。


    “结”


    alpha与omega结合后,由alpha的意愿留下的标记。一旦成“结”,意味着这个omega一生都将是这位alpha的附属物,他的信息素无法再诱惑任何alpha,当他的alpha死亡或遗弃他时,他也将很快死去。


    宗一直认为,当omega被标记的瞬间,他们的价值将烟消云散。可面前睡着的、或许还是残次品的人偶,看起来并没有过多的改变,他仍纯净无暇,半握的拳头枕在颊边,纤长的睫毛微微颤动。


    他踌躇了会,最后还是弯下腰,闭眼轻吻影片的额发。



评论

热度(4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