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iIro

与君同眠【终】

叭唧噗:

几乎通篇对话


 


凛月小时候和兄长玩过吹泡泡的游戏,是一种同龄人经常玩的小游戏。


将半透明的肥皂水按比例与甘油调好,装入五颜六色的小瓶子中,再用剪开的吸管捣鼓一下使其尾部润满泡泡水并在部形成薄膜,最后吹出来的便是五彩斑斓的泡泡。那些泡泡不断升腾,在阳光的照射下变化着不同的颜色。


凛月是最后一次与兄长玩这个游戏,是在一个艾草色的午后,他们望着泡泡升向蓝天与太阳,最后因为承受不住太阳的热量膨胀,啪地一声碎成了水沫蒸发到了空气中,然后他的兄长随着泡泡的破灭,也消失不见了。


也许是他最后一次玩吹泡泡了。






已经习惯了和凛月暂时的同居生活般,真绪自然的叫着凛月的名字。


“嗯?真君,你醒啦。”


应该是听闻到微小的声音,凛月回过头来,“没事吧?”


“嗯……”感觉到口中干燥得如同烈火在灼烧,连声带都被这烈火影响了一般震动出的声音干涩又难听,真绪向凛月发出了小小的请求,“帮我拿点水过来吧?”


清凉的液体滚滚灌入后瞬间感到舒畅了不少,连沉眠中的神经都像沁入清泉般活络了起来,温暖的阳光金灿灿地打入房间,时候不早了。


“今天有什么日程吗?”


心情十分愉悦地询问对方,对方正在敲打着手机屏幕,好像在输入什么东西。


“没~有~”


“今天是周末吧,一起去看电影?”


虽然睡过去会很麻烦吧……但是还是想去,不知道为什么。


“诶……算了,让我满足一下真君的小小欲望吧~♪”


“别擅自的得意忘形起来啊?”


“真君想看什么呢?”


“只要不是青春恋爱就好了吧,那种东西还是饶了我吧。”


两个人对视后扑哧扑哧地笑了起来。






16:00pm,购置需要的食材。


17:00pm,帮真君订了电影票。


18:00pm,打算出门。


光标在句点后不断闪烁着,确认无误后凛月保存了这个便签并退出,这是自从失眠后就不知不觉养成的习惯,或者说是怪癖。冰冷的黑色数字浮现的,居然是生活的实感。


很奇怪吧?


房间的色调变成了浓郁的橙黄,再过不久就会变成带着粉色的蓝紫。凛月感觉难得精神了不少,虽然平常都是醒着的,但毕竟是夜行性生物,夜晚的到来总能令身体机能活跃起来。


“真君,该出门了。”


“好好,等我一下!”


小时候的两人经常会这样一起出去,一般都是真绪拖着半睡半醒的凛月,带他去同学中口中相传的新奇地方,比如说哪边哪街新开的小吃店,比如男生们经常相聚的小操场,比如他自己发现的秘密基地一样的地方。虽然大部分时候凛月都会打着哈哈睡不醒的样子,但是最后还是像驯服的小动物顺从的陪着真绪消耗看起来永远耗不完的活力。


“电影院离这里不远,慢慢走过去吧。”


真绪叫住了要打计程车的凛月的动作。


“可是……”


本来还想再说点什么,真绪已经先走开了。


“不要太急啦,凛月。”


那么说着的真绪转过身来对着自己露出了大大的笑容,薄云中的朝阳大概也是如此耀眼,眼睛都快要被晃得看不见事物了。


 “真君真是变得任性了不少。”


晚风轻轻拂过,撩起了两人的发丝。


“诶我觉得还好吧,绝对是你的错觉。”


“……这样就行了。”


“恩。”






这里的冷气打得有点过了,凛月这么想着。


漆黑的电影院中,虽然是周末却没有几个人。来来往往的只有少数学生或者情侣,其中还有着穿着梦之咲普通科的校服的学生。


一部很平庸的电影,以凛月的视角来说,要是以前的他肯定会选择倒头就睡,不过现在他只能撑着头看着演员的各种各样的表情,慢慢的他居然也看了进去。


“真意外啊。”真绪转过来撑着头,“这不是你喜欢的电影吧。”


“我也没有特别喜欢的电影。”在思考片刻后,凛月这么回复了听者,“不过这个,还不错。”


台词伴随着剧情流水般随着进度条而过,滴滴答答的钟表未曾听过,真绪也按照什么约定一样,不知不觉已经倚着暗红的座椅睡着了。


恶趣味地去戳了一下真绪的脸颊,本来还以为他会有些有趣的反应呢,但也只是以为而已吧。


真安静啊。


荧幕的光芒逐渐变白,辉映着,两人笼罩在自己纯白的世界中。






“好麻烦,这绝对是什么诅咒吧。”被毛茸茸的什么东西刺了眼睛,急忙眨了几下使得眼不至于那么酸,定睛一看原来是凛月的头发。


“真~君,不要乱动……老爷爷的身子骨快要松掉了。”


“哦哦抱歉,没关系吧?”


“没关系没关系~♪”


“等等,慢一点我要滑下来了。”


“是真君吃胖了。”


“不要那么伤人嘛?”


“那么现在调整一下……”


“要摔了慢一点!”


“好~”


那家伙哼哼的笑了几声,虽然看不到他的脸但是能想象得到他的表情。啊如果可以的话挺想掐一下他的,但是为了自己的人身安全还是打消了这个想法。


这条路是不是比来的时候的路要长了一点?好像有点久了。


 


到家,做饭,洗碗。


如果是机器人的话大概会很好的完成吧,这么机械的运作。有些烦躁的挠了挠头,凛月继续了手上的活,这没劲极了。


真绪那边还是毫无办法啊。


黑色的棋子掉入了无力感的漩涡中,赤裸地被绞杀成了碎片。


到底是不是在发呆呢?谁知道,迷迷糊糊的做着洗涤的工作,水龙头倾泻出的水哗哗直流,像谁的鲜血一般飞速的流去怎么也留不住,打着回旋进入到污朽发臭的下水道中与什么乱七八糟的液体混杂在一起。


“凛月?”


双手冷不禁的发了抖,一个清脆的声音传来,像是什么东西破掉的声音。






“啊注意!”


虽然这么说,但是那个盘子最后还是掉下去了,死相还很难看。


“……”


看着他稍微怔住的样子,摇摇头叹了口气上去帮忙,一边蹲下来收拾残骸一边嘟喃着让他小心一点不要被那些碎片割到手。


“稍微让人省心一点啊……啊又是尖的东西……”


皱着眉头一点点把那些碎片捡起来,丢入垃圾桶的黑袋里,还得要小心不要有什么疏漏才好,毕竟这些尖的东西很危险,参差不齐的裂口是张牙舞爪的怪物。


“真君真是一如既往的温柔。”


一边的凛月也蹲下来,和自己一起收拾。


“所以我才离不开真君吧。”


尽管是分贝极小的细语,但是意外的一个字不漏的窜入耳朵,他的头微微低着,看不见他的表情。


“突然说那么煽情的话干什么啦……”


脸颊有些发烫,也许是言语带来的喜悦或者是羞怯,促使得兴奋使得血液循环加速。


“不对,应该是真君离不开我~”


他冰凉的手指突然附上来,还想提醒他还在清理玻璃碎片呢,这样可是很危险的。


“正因为如此,我不会留下真君一个人的。”


“所以今晚,一起睡吧?”


两人的声音共同响起。


END。

评论

热度(63)

  1. ShiIro叭唧噗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