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iIro

程嵐:

比起避雷還是有一件比較重要的事要說:
“陪睡不等於要開車。“
避雷警告
可能會有OOC。
注意是ALL杏!是ALL杏!ALL杏!
是BG向的!
*已婚設定
*****
レオ杏場合:
“哇哈哈哈!!!果然抱著杏的話,靈感就會湧現!!!!“
“你冷靜一點啊!!!“
這件事幾乎每晚都重複發生……
雷歐興致勃勃在家裡亂畫一通,然後你跑去阻止。
雖然是有阻止,但難敵不過行動力太旺盛的男人的氣力,於是好端端的家,甚至是家俬,電器,都不能逃過他的手筆。
“但這次真的不要寫在上面啊啊啊啊啊!!!“
你幾乎是很崩潰護著自己手中的成堆玩偶,猛地搖頭。
雷歐甚麼地方也可以寫,就是這些玩偶不可以。
“為什麼不可以?難道是由宇宙來為了佔領這個地方,而假扮成玩偶的宇宙人嗎?“
雷歐的臉愈來愈湊近,你就愈來愈不安,身體已經被迫到床頭板裡,依然擋不住雷歐的攻勢。
他一下子將雙手“啪“一聲放在你的兩旁,將你困在他兩手之間。
“為什麼不行?不對!不對!你不要說話,讓我進行妄想!“
你決定無視他,有點沒好氣說下去:
“這是你送給我的畢業禮物,另一個是你送給我第一份情人節禮物,還有第二,三……“
你覺得自己說得簡直是要沒完沒了……
你親愛的國王陛下,只要有甚麼特別的節日,都會送一份樂譜,外加一隻玩偶給你。
雖然已經堆積如山了,但每一隻你都相當珍惜,對於雷歐這種連他自己送的玩偶也要進行創作的行為,你表示不解。
對了……他修的可是電波系……
“你不記得嗎?“
你突然有種反抗都沒用的無力感,將手中的玩偶放下。
只是單純直視雷歐湊得超近的祖母綠眼瞳。
“不記得了,記憶被宇宙人吃掉了。“
居然連自己送的東西也忘記了……
啊……糟糕了……心臟痛到下一秒像是會停止那樣……
“因為腦海裡送禮物那部份,全部都用來想下次該送甚麼給杏,過去甚麼的就放棄了吧!!重要是我和杏的未來!!!“
聽到這句後,你覺得有點窩心,心底裡流出暖意。
“要說和杏的未來,還是生孩子吧!“
“生孩子?!!!“
“嗯,生孩子!生一群宇宙人出來!“
突然你的腦海裡浮起了一個想法,你和雷歐一人拉住一個灰色頭上有天線的小人,然後在你們身後又有一群灰色小人。
場面真是又詭異又好笑……
想到這裡你不禁笑了出聲,居然有這種奇怪的幻想,看來自己快要被雷歐同化了。
“上一秒還苦著臉,下一秒已經這樣笑了,杏果然是宇宙人,哇哈哈哈哈哈!!!不愧是我的皇后!!“
雷歐熊抱著了你在你耳邊說:
“既然這麼開心,就不要猶疑了!現在!馬上!立即!製造宇宙人吧!“
等等!
即使過了幾多年,你還是跟不上雷歐的思路啊……
不過你就是喜歡這樣的他~
*****
泉杏場合:
“超煩人,雖然我有時也會因為工作關係,要捱夜,但你這種每晚也要捱夜的狀態是甚麼鬼啊?你也太不珍惜你是女人的身份了吧?“
聽到泉的逼問,你決定對著電腦無視,甚至有點想塞著耳機。
但泉是絕對不會讓你這樣做,反而抓著你的手,停止你所有的行為。
“我最近是不是對你太好,所以你得寸進尺?我不管,這晚就算是用暴力也迫你上床!“
雖說是暴力,但動作也只是強行公主抱著你到去床上。
“瀨名泉!放我下來!“
你這下子急了,今晚一定要完成那份企劃書。
“不準叫我全名!還有別再亂動!“
將你放在床上,將你的雙手扣在你的上方,用大腿夾著你亂動的腳。
其力度使你動彈不得,反抗無效,你只能一臉怨恨緊盯著泉的湛藍眼睛。
“哼,居然用這種眼神看我,你腦子進水了吧?“
隨即泉將你夾得更加緊,使你有點吃痛,慢慢加緊的力度彷彿在跟你說:“再反抗我,你就連骨頭也不剩!“
你察覺到了危險,瞬間衝著泉一笑:
“泉大人,小女子那份企劃書一定要在明天裡完成,所以今晚通融一次吧!“
只差向他搖頭擺尾……
“哈!“
泉突然發出愉悅的笑聲,你覺得這個房間的溫度好像已經低至負數。
“要你寫這份企劃書的是誰?“
“呃……XX先生……“
你生起了一股不祥的預感……
“明天我就殺了他。居然有膽量讓我的人做那份狗屁計劃書?還有連日來的工作。“
“不是的,要我做額外工作的還有xx小姐,yy先生,還有……“
當你說到半路中途,覺得事情有點不妙,因為泉的臉色愈來愈難看。
“超煩人!怎麼這麼多人?!算了,乾脆將這所公司的人全部殺掉。“
原來自己剛才根本在公佈暗(明)殺名單。
“不要啊!!冷靜點啊!!這是犯法啊!!“
“我當然知道啦!我說笑而已,不過這份根本在虐待人的工作不要也罷。“
“明天遞出辭職信,就這樣。“
你聽到後頓時晴天霹靂,作為一刻不能消停的工作狂,這種處理手法簡直不人道。“
“我想工作!我沒有工作會死的,真的會死………“
“哈?你在說甚麼?你的工作不就是當我瀨名泉的老婆嗎?“
看到泉臉色不改說出這句來,你的臉“唰“一聲變紅……
對了……現在好像真的是他老婆……
連日來的工作,你也快忘記自己已經跟泉結婚了,就像一般人會忘記自己一直有呼吸這個事實一樣,如此自然。
被他一提,你瞬間回到舉行婚禮的當天,他揭起你的頭紗,為你套上戒指,雙方的誓約之吻。
“但……但這根本不是工作……“
你害羞得都快要想找洞鑽了,但身上的人卻不允許。
“怎會不是工作?家庭主婦很多事要做,煮飯洗衣服甚麼的,總之煩死了,腦袋都要被這種煩事塞滿了,所以這種超煩人的事,全部都交給你了。“
雖然一直說“很煩“,但泉笑得很開心,這一刻你覺得沒有甚麼事情比起泉的笑容更為重要。
“別再傻笑了!給我睡覺!“
泉果然表面上很霸道,實際很溫柔……
*****
凜杏場合:
“老爺爺我啊,夜晚還是很精神的~“
凜月枕著你的膝上說道。
夜幕低垂,在如此黑暗的環境中,凜月依然不願意開燈,你坐在床上,看著那雙像是發著亮光的紅色眼瞳。
“但小杏要睡覺,老爺爺會很寂寞。“
“那麼凜月要怎樣才能不寂寞?“
“唱安眠曲~“
“誒,但凜月不是在夜晚裡不用睡覺嗎?“
“偶然我也想和小杏一起睡覺,但老爺爺實在太過精神了,所以小杏唱安眠曲哄我睡覺~“
隨即凜月從你的腿上滾了下去,在床上調整好睡姿後,雙手張開,瞇著眼笑道:
“抱我~“
你根本抵受不住凜月的撒嬌語氣,便躺在他身旁,將他抱起。
“嗯,這樣就能更清楚聽到小杏的歌聲了~“
凜月用額頭抵著你的額頭,兩人的距離近了,他用極致溫柔的神情看著你。
“唱吧。“
你隨意哼了一首,對方也自然地哼了起來。
凜月倒是催眠不到,反而自己先睡著,你哼歌的聲音愈來愈小聲,最後消失在黑夜當中。
凜月見狀吻了你的額頭,然後說:
“晚安了,我的杏。“
*****
嵐杏場合:
每晚嵐都會當做例行公事一樣,將護膚品一一塗在你的皮膚上。
“有姐姐當老公,根本不愁皮膚保養問題~“
“啊啦,妹妹這樣贊我,人家很高興喔~“
作為夫妻,兩人正進行著詭異對話。
雖然結婚數個月,但你和嵐的對話方式仍然保持姐妹感,雖然嵐偶然也會表現出成熟男性的氣氛,但大部份時間也是姐妹狀態。
“但妹妹啊,要保持好的皮膚單靠我的幫助,是不完善的,還要妹妹的合作。“
嵐一邊在你的臉上塗上各種護膚品,一邊說教。
你知道他說的是甚麼意思,大概是很不滿你現在的操勞狀態吧。
“妹妹這麼拼命,人家真是很擔心。“
塗完護膚品後,他將你安放在床上,用被子蓋著兩人的身體。
嵐在你身旁單手托頭,一手將你的髮絲慢慢的梳到耳後。
耳背有股觸電的感覺,你的肩膀不禁顫抖,將一切看在眼內的嵐微微一笑。
“不聽話的孩子,要受到懲罰,就算是我的老婆也是。“
*****
司杏場合:
“姐姐啊,請告訴我發生了甚麼事。“
在白天出了點事,結果耿耿於懷到現在,看到司溫柔的神色,眼淚就如决堤般爆發了出來。
你紅著眼睛搖頭,決定不將那件事說給他聽。
你不想司因為你的事而擔心,殊不知你不說,他更加擔心。
司察覺到你的不願意後,也不再追問。
司抱著你,如同抱著一件寶物一樣,那件寶物是他一生的摯愛。
屬於他的寶物。
“姐姐大人,要哭就哭在我的懷裡吧。“
司抱著你,察覺到他的溫柔,你的淚水只能不爭氣的流下來。
一滴……
兩滴……
三滴……
愈來愈多……
根本止不住……
司的眼睛掛著藏不起的心疼,同時恨自己為什麼還不知道他的姐姐大人的痛楚。
他在你哭的同時,心底裡再次發誓:
無論過了多少的歲月,我也是姐姐大人的同伴,只屬於你的騎士。
*****
還是再說多次吧。
<<婚後生活>>這篇是分組合向的,順序是根據遊戲課程裡編排。
終於完成了奶次部份,其實我自己也不太擅長奶次,特別是Leo,那篇看得出劇情是很莫名其妙和跳脫,主要是在我眼中的leo就是這樣,不同常人的電波系天才。
希望各位看官看得開心。

评论

热度(3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