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iIro

【レオ司】鱼鳞信物

焰觉_沉迷大兔子的盛世美颜:

*人鱼leoX研究员司


*最近发现人鱼梗真的好吃XD,人鱼司传送门请走这边


 ——————————————————


    今天濑名泉拿着记录本来到水族箱的时候,不出意外的又听见滋啦滋啦的划玻璃声。


    几乎是用快要气炸了的语气,泉把另一只手里被他像拖尸一样拖过来的朔间凛月研究员往水族箱的玻璃罩子上一扔说到:“跟你说了多少次不要往水族箱里扔记号笔给王様,下次再这样我就把你扔进去清理玻璃壁!”


    “啊……阿濑你好吵啊……”吃痛的从地上爬起来,凛月揉了揉刚刚磕到玻璃上的后脑勺。


    这里是Kninghts生命科学研究所,本来只是一群无所事事的研究员天天研究一些有的没的的微生物,直到有一天他们的末子,最小的研究员朱樱司突然从外面抱回来了一条鲜血淋漓的人鱼。


    濑名泉还是第一次见到有活的人鱼,虽然是个雄性还带着浑身血污,但一点都不妨碍他那橙色的鱼鳞在手术灯的照耀下反射出的漂亮光芒。


    当时泉也没多问,权当是救命要紧,后来才知道是司跟着岚去国家生命科学院总部开会的时候突然间从外面运进来一条被渔网网住的人鱼。


    当时几乎所有的研究所都在争抢这条人鱼的研究权,根本没人去为那条血淋淋的人鱼处理伤口,甚至还有研究员说万一一会这人鱼活不了了就直接解剖了做成标本。


    可是就在大家争的差点没打起来的时候,朱樱司直接从手术台上抱起人鱼就跑,鸣上岚看着自家任性的末子无奈的摇了摇头,却还是在司走后马上关上了大门,等众人反应过来的时候只看见了岚靠在门上微笑地看着他们。


    这条橙色的小人鱼刚醒过来的时候还是一脸警惕,对每个来看他的人都是一脸的防备,曾有一段时间Knights研究院里的所有人都以为这条人鱼不会说人话。


    但是后来人鱼渐渐的和所里的研究员们混熟了,不仅天天在专门为他搭建的有透明玻璃的水族箱里撒欢,还时不时唱着些奇怪的曲调。


    人鱼告诉他们自己叫月永leo,原本是一方海域的国王,但是由于海水污染太严重了臣民死亡惨重,他浮到海面上只是为了报复人类,却没想水压一下变换的太大他适应不来被人类网了去。


    对于这种笨蛋国王濑名嗤之以鼻的笑了,然后告诉他他所管理的那片海域早就溢满了核泄物,大概没什么正常的活物了。


    于是leo又消沉了好一段时间。


    然而没有什么伤痛是时间抚平不了的,特别是还有喜欢的人类在身边陪伴的伤痛。


    leo在重伤的时候就迷迷糊糊觉得有个红发的男孩特别关心自己,醒来的时候第一眼看到的也是那孩子淡紫色的眸子。


    当时的研究所还没有专门给人鱼配备的水族箱,leo只能暂时呆在研究院宿舍的浴缸里,而leo除了司房间的浴缸谁的都不想去,以至于朱樱司研究员在洗澡的时候只能选择淋浴,旁边还有条人鱼靠在浴缸边撑着下巴看着他,有时甚至他还会胡闹的用自己宽大的尾鳍从浴缸里舀起一抔水泼在司身上。


    司也拿他没办法,当初也不知道自己哪来的力气居然能抱着leo从总部一路跑回来,现在他想把这个家伙拽出浴缸以示惩罚的时候发现自己根本拖不动他,就算抓着他的尾巴甚至还会被他那灵活的尾鳍调戏般的滑过自己的身体。


    到了要“搬家”去水族箱的时候leo还挣扎了好一会,修长的鱼尾把当时在场的研究员脸都给抽红了,当然,朱樱司除外,他的脸是自己红的。


    毕竟leo在浴缸里扬起鱼尾的时候总能让他想起来自己被这条漂亮的橘色鱼尾调戏的时候。


    闹归闹,leo一来到水族箱就撒起欢来,这地方可不比司的浴缸,在司那儿他可连鱼尾都伸不直,在这倒是能欢腾的甩着尾巴到处游,而研究员们也好心的为他把水族箱布置成了他故乡的模样。


    国家生命科学研究院总部不止一次派人过来想要要回leo,然而基本都被泉用毒舌怼了回去,他们knights研究所的所有人可都是国王大人的骑士。


    虽然有人曾想学着司的样子从水族箱中硬抢,可是恢复活力的leo哪是你想抓就能抓的,一片鱼鳞没摸着不说,有些长得不算友善的可是被leo扬起鱼尾直接从水族箱中拍出来的。


    那时司趴在玻璃罩子上,额头抵着冰凉的玻璃,说:“leader,无论如何我们都会保护你的。”


    “我知道。”玻璃另一边的leo让自己的手掌与司的重合,额头靠着玻璃,他和司鼻尖的距离其实只有水族箱的玻璃那十几毫米。


    目送走了来例行记录数据的泉和凛月,leo放下了手中的记号笔,失了控制的记号笔往水面上浮去。


    “leader,跟你说了多少次不要把乐谱写在水族箱壁上。”在上方的露天台子边,司伸手捞起那只记号笔,虽然他不得不承认leo确实在音乐方面有着无可比拟的天分,但是他每次往玻璃上写乐谱总要花好多时间才能清理干净。


    听见司的声音,leo从水底下浮上来,手搭在露台的边缘:“スオ,我给你写了新歌哟~”


    说着还兴奋的张开手比划着:“歌名叫一只小小的朱樱司!”


    司有种想扶额的冲动,他不否认人鱼的歌声美妙,甚至还有那么一丝的诱惑,但是他家leader的起名方式也太过于莫名其妙了点。


    说着leo唱了起来,阳光透过研究所的玻璃穹照射下来,leo一边唱着歌一边用尾鳍在水面上敲打着拍子,而司也索性趴下来,一只手撑着下巴,另一只手跟着leo的节奏在露台的瓷砖上敲打着拍子。


 


    又到了人鱼的褪鳞期,为了收集水族箱内leo褪下的鳞片,司穿上潜水服潜到了水族箱里。


    叼着氧气嘴把leo最近褪掉的最后一片鱼鳞放进篮子里升上水面给岚他们之后,司装作擦汗的样子抹了一把额头,虽然他的汗水早就化在水里了。


    长出了一口气,从司嘴里溢出很多的气泡。leo游在司的上方,像得到了新奇的玩具似得把司吐出来的气泡汇聚成一个大的再扔上水面。


    司已经累的根本没法和他胡闹了,伸展着四肢让自己自由漂浮在水里,氧气瓶里的氧气还够,他想缓一会再浮上去。


    “スオ,累了么?”leo游到他身边关心的看着他,因为含着氧气嘴,司没法直接告诉他自己没事,只好摆了摆手告诉他自己还好。


    “スオ,辛苦了。”在司的面前停住,leo正色到。


    好不容易才有一次机会让司和自己直接接触而没有那个碍人的玻璃,leo突然伸手摘掉司的氧气嘴。


    司甚至还没反应过来,口腔里突然失了氧气差点让他张嘴就呛了一口水。


    然而水还没来得及灌进口腔,抢在它们之前的是leo的唇。


    司震惊的睁大了眼睛,和氧气瓶里干燥的氧气不一样,从leo嘴中传过来的是经过鱼鳃过滤的,带着leo气息的氧气。


    细小的气泡从两人交合的地方溢出,然后消失在水面上。


    跟着过来收集信息的凛月打了个哈欠决定先离开这个满是粉红的水族箱,一边思附着自己是不是也该找个时间去和他家竹马好好亲热一波了。


    这个吻似乎特别漫长,然而就算汲取着leo的氧气,对于司这样来说有跟没有其实没差,毕竟这种情况下谁还记得呼吸。


    反应过来的司红着脸推开了leo,憋着气慌乱的摸到氧气嘴就往嘴里一塞,深吸了一口后头也不回的就往水面上浮去。


    在水面上冒出头后司吐出氧气嘴做了个深呼吸,司觉得今天水族箱里的水温似乎比平时稍微高了点。


    正要游到露台边上爬出水族箱,司却发现leo跟了过来,橘色的鱼尾缠绕着司的身体让他动弹不得。


    “leader,放开我。”司挣扎了一下,随即用略带生气的眼神看着leo。


    虽然他知道leo只是一条人鱼,根本没有人类的生殖器官,可是他有啊!leo的小腹就这么贴着他身为男性人类最重要的器官,最重要的是他还可耻的有了反应。


    一定是因为今天水族箱的水温过高了。


    司这么安慰着自己,却没想到leo早就把他的表情收进眼底了。


    有感觉的又不只有司,不要觉得好像人鱼没有发情期一样。不过leo还不打算这么早告诉他,自己在经历了10次褪鳞后可以选择将鱼尾边为人腿,之前为了他的子民们他一直是选择保留鱼尾,可这次他想试着为司变成人类。


    算了算时间,大概下下次褪鳞就是他化出人腿的时候了。


    轻轻啄了下司的唇,leo像献宝一样的捧出一片漂亮的鳞片,司从来没有见过这种宛如水晶般的鳞片,橘色均匀的分布在上面,一圈一圈的鱼纹在阳光的照射下闪耀着不同的光芒。


    “送给你的,这可是我这次褪的最漂亮的鳞片。”leo说。


    “谢谢leader!”司开心的接过鳞片,想着回去可以做成一个漂亮的吊坠挂在脖子上。


    挥手跟司告别,他还要赶着去写这次收集的鳞片报告,leo又沉回水族箱里。


    leo想起刚才司害羞的样子,不如下次褪鳞的时候再告诉他吧,人鱼褪下的最美的鳞片意义。


    那其实是送给最重要的人的定情信物。


    收下了的话,就意味着承认了自己属于这条人鱼了。

评论

热度(1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