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iIro

[狮心]线性规划

付白九:

@寄生 的点梗。可惜我因为原梗卡死还是写了个童话故事(总之520快乐,一会儿说不定还会有个自我放飞雷文……


25模特×25作曲家的AU







0


“好久不见。”


1


那通电话是在夏初的时候打来的。夏日的燥热才刚刚渗进春的和熙,还不会让濑名泉觉得讨厌。


他接通了以为是粉丝的电话,心不在焉地用手去抚自家的白猫。


“呜啾~这是来自宇宙的问好!”


手机里传出这样的语句。听上去有些奶音,像是高中生。而且感觉精力旺盛,夏天的热度一下子就被点燃起来。濑名泉头疼地想可别是他的粉丝,这种类型他一点也不会应付。


濑名泉犹豫地问:“呜啾?你是不是打错电话了?”


“哇哈哈哈,你真有趣啊!声音也好听!我打错电话了?有什么关系?就是这样奇妙的展开才能刺激灵感嘛!哈哈哈,我感觉我马上就能写出名曲!”


通过无线电波传来的声音喧嚣,如同夏日的蝉声一般聒噪。濑名泉觉得自己或许不该接这通电话,可他根本没有拒绝的机会。对方叽叽喳喳地从天讲到地,像是在和宇宙人聊天一样找不到边。


待天边暮霭将沉,最后一团暖意的夕色云朵也被侵染上微冷的蓝紫的时候,宇宙人说:“再会啦,妖精先生。我要去给妹妹做饭了。”


2


宇宙人第二次电话打过来,是在夜里。濑名泉刚进行完模特工作,犹豫要不要给自己买杯吉姆奈玛茶,然后手机就叮叮咚咚响起来。


他以为是经纪人来告诉他拍摄的意见反馈,结果是一个不太熟悉的声音在说“呜啾~”。濑名泉大脑放空三秒,回忆起刚刚入夏的那通电话:“我说你啊,打错一次就够了吧?还是你根本就是一个不擅长处理讯息的高中生?”


“唔啊?居然认为我是高中生?虽然年轻一点也不坏,但是之前我不是说了‘再会啦’,所以这次可不是打错!”


果然还是好吵,濑名泉想。但他心情没那么坏,因为少了需不需要买饮品的纠结。夏夜也不算闷热,轻风带起一些花香。宇宙人的声音依旧精神,就算没见过面,也能想象出他说话的夸张表情。


濑名泉嘴角漾起一些弧度:“那你打给我是想说什么?”


“什么都说出口岂不是太没有意思了?来进行一下妄想吧!尝试一下与宇宙的连接,让我来听听你的答案吧,妖精先生!”


还说不是小孩子,只有小孩子才会用这种方式称呼人吧。濑名泉心里抱怨,随口说了一句:“上次说的曲子?”


“哦!不愧是全知全能的妖精先生!”


濑名泉把臆想出来的成年人模样压缩成一个长着娃娃脸的高中生,半抱怨地说:“我可不是什么妖精先生。而且妖精也不是全知全能的吧?”


手机里传出的声音又颠三倒四地说了什么,然后给他唱起歌来。濑名泉不善唱歌,小学的合唱比赛都几乎是勉强和着拍子融入节奏。但那个声音很轻,不像是对方平常说话的口气,而像是一个赞颂万物的诗人。


明明是不知道在世界哪个角落演唱的曲子,却混入他这片夏夜的风。


那是首好听的歌。


待对方唱完后,濑名泉问:“没有歌词吗?”


“我完全写不出和我曲子相符的歌词啊!不!那根本就是在玷污我的曲子!啊,妖精先生会写吧?给我写吧?”


濑名泉没来得及拒绝,对方就匆匆挂断。然后不过五分钟手机就传出短信提示音,是刚才曲子的旋律。


濑名泉不知道是哪里来的信任,让对方把填写歌词的任务交给只有两通电话熟识程度的陌生人。


3


接下来就如同理所当然一样,电话接踵而至。濑名泉永远也猜不到下一通电话什么时候打来,就像是一通不可捉摸的宇宙通讯。


除了旋律和歌词的交换外,濑名泉还被迫听一些奇奇怪怪的唠叨。什么今天天很蓝,我猜妖精先生的眼睛也是这个颜色吧。什么阳光很暖很舒服,我猜妖精先生也是这样的吧。还有夜晚的星,待放的花,婉转鸟鸣,喜欢什么讨厌什么,路上遇上有趣的人,剪掉的头发又可以扎成一个小辫。


宇宙人叨叨絮絮的把自己的生活用尾音上扬的话语塞进濑名泉的生活,让濑名泉也忍不住好奇去猜测对方是什么模样。


这种感觉太过奇妙。


不知道对方的名字,不知道对方的模样,却联系至今。好像真的是在和宇宙人通话。


但或许也正是因为这样,濑名泉才能放下一点在现实生活里的伪装。把那些别扭,那些温柔,都一点点用心交付过去。


反正无线电波对面的那个笨蛋宇宙人纯粹如孩童,能接纳他的好与不好,能对他说出“喜欢”和“爱”。


日子这样不急不缓的行进,旋律和歌词伴随着电话来来往往,像谁渗进了谁的生命,搞得濑名泉有会一直这样进行下去的错觉。


4


不知道在哪一天,通讯断了。本来就是经不住意外的关系,突然硬生生扯烂那层薄膜,让濑名泉觉得意外地失落。


其实也不是没有征兆。


在最后的几次通话中,他们的交谈很不愉快。濑名泉原本没放在心上,毕竟他们的交谈时有争吵。等到他从工作里抽出身来,才发现宇宙人已经很久没再和他联络。而濑名泉也只隐隐约约记得,自己说的最后一句话是“要好好吃饭啊。”


不是失去就会致死的程度。只是少了一点对方的荒诞妄想,就像空气的某处突然安静下来,沉淀在心里变成一处空空荡荡。


濑名泉大半夜摸出手机看着那个号码想,这其实也是人生常态。也不是故意将谁忘了,承诺丢了,只是有时一味前行,突然回头才发现和谁断了联络。


就算是最贴心换面的死党也会出现这种情况,更别说他们只是因为打错电话才联系在一起的陌生人。


实在是人类的可悲之处。


可濑名泉犹豫半晌 最终还是没有删去那个号码。


有点固执又有点愚蠢的,准备去等待一个可能不会再到来的宇宙通讯。


5


那天夜里他做了一个梦。


梦里的人黄昏发色,绿色瞳仁,缩成小小的一团。藏在万千星辰里,用全身的力气去难过低沉。


濑名泉皱着眉,站在他身旁,沉默了好久,最终低下身子与他平视。


濑名泉去抓他的手,然后听见他说:“我的心只比宇宙大一点。”


6


“我的心只比宇宙大一点。”


濑名泉醒来,只记得这么多。


那句话像是一个小方块,硌在他心里不上不下。但那不是耽于过去的理由。


成年人有成年人的生存法则。只是硌着,不致死,还是可以前进。只是硌着,缺少一点重量,在夜里会突然泛起一阵痒。像那个电话号码一样,占据重要又不重要的位置。


于是他在一个半夜爬起来,狠下一点心,把它删除。


可那又怎样,早就刻在那个方块上了。


7


濑名泉的生活如列车继续行进。毕竟地球不会因为失去谁就停止运作,只有人才会。


然后在那个有点寒冷的冬天,他走在街上看见自己拍的巨幅广告,看见那双蓝眼睛。想起宇宙人对他说过“妖精先生的眼睛也是这样吧”。的确是这样,但也不如你想的那样。


心里的方块又硌得发痒。


濑名泉想,要是可以,再说说话就好了。


8


还是那个有点寒冷的冬天的事。


不知道是宇宙通讯的信号又被连接,还是其实早就像线性规划一样在三角形范围内确定最大值和最小值。


而最小值早就已经过去了。


9


濑名泉那天去赶列车,因为种种原因误了点。本就心情不悦,结果身旁的家伙还突然吵起来。说什么冬天的雪精灵要冻死他的灵感了,要是哪里的妖精先生心疼他给他条围巾就好了。


濑名泉想叫他闭嘴,却在一愣后改了口:“你刚才说什么?”


那人橙色的小辫翘了翘,睁着双绿眼睛不明所以地望向他:“我刚才说……妖精先生?”


心里的方块一下就被溶解掉。


和透过电波传来的声音些许不同,但只需一点就能辨认得出。


濑名泉解下自己的米白色围巾裹到那个怕冷的笨蛋脖子上。这次他可不会再被牵着鼻子走。


“我叫濑名泉。”


10


“好久不见。”







<<<<<《宇宙通讯》
*一个我流对话的追加彩蛋。


“呜啾~来自宇宙的呼唤!月永leo呼唤濑名!”


“拜托你打电话能像普通人一样说喂吗?”


“呜,又被濑名嫌弃了。”


“又不是一天两天的事。发生什么事了吗?”


“被辣到了。”


“哈?”


“ruka给我做了咖喱饭,好像辣椒放多了。”


“……去喝水啊。”


“喝了。”


“所以?”


“觉得不打电话给濑名辣味就没有办法消除!宇宙人是这么对我说的!”


“那个宇宙人究竟是谁我早就想问了。”


“想知道的话濑名就要进行妄想哦!”


“烦死了。”


“又来!濑名那里是什么时候?白天?中午?晚上?”


“我又没有出国,当然和你一样是晚上。”


“是和我一样的晚上?”


“是。所以快点给我去睡觉。”


“……啾 *”


“好了,早点睡,leo。”


“嗯,濑名晚安。”


“晚安。”


“……”


“……”


“……”


“你怎么还不挂电话?”


“等到濑名挂电话我就睡着了。”


“又是哪里来的歪理?算了,你等着吧。”


“嗯?我等什么?”


“……”


“呜啾呜啾,濑名?”


在月永leo准备进行下一轮宇宙呼唤前听见钥匙转动的声音。拉开门的是熟悉的人影。月永leo望着他,话随着没被挂断的电话传到一点也不远的濑名泉的耳朵里。


“濑名,欢迎回家。”







*“啾”是leo亲了手发出的声音。


彩蛋里说的宇宙人是他们养的猫。


名字在一开始写的时候准备叫《线性规划》,写到一半改成《宇宙通讯》,写完后又改了回去。介于对《宇宙通讯》这个标题念念不忘,所以有了彩蛋。


如果问为什么正文里leo没再给泉打电话,首先是被斑拐到外国时手机掉海里了,再者他虽然记得号码但一直在犹豫给不给泉打电话。当然他没打。


毕竟小孩子比成年人勇敢一些,而越重要的人对待的方式越小心翼翼。如果leo早一点认识这个世界里的濑名,一定就不会犹豫打不打电话了。


(雷文大概今天是放不出来了。如果你要问雷文是什么……


(是睡美人……

评论

热度(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