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iIro

無氧呼吸/レオ司(下)

ただ精一杯我儘を言った:

◆四捨五入1.8w字,有一點長,所以分成了(上)跟(下)


◆架空,開放式結局




(上)篇點這裡


 




“綜合這幾天得到的資訊看來,我不得不聯想到諾亞方舟。”隔天,朱櫻司特別正經的向月永レオ提出他的想法,話題來的突然,讓月永レオ一時之間被對方放大了好幾倍的臉嚇了一跳。


“你的意思是說,我們是被選為人類最後的希望這種設定嗎?”他看起來不太認同這個想法,朱櫻司頓時像是被潑了冷水一樣。


“那個,你想想,如果真的是這樣,讓我們解謎這個動作未免太多此一舉了吧?”月永レオ趕緊提出自己的解釋。“還有,真的要放也該放個一男一女進來,放我們兩個大男人有什麼用?”


對方說得十分有道理,甚至讓朱櫻司因為想到某些事情而害羞的臉紅了。


“…那您有什麼想法嗎?”


“可能我們就只能死在這裡了吧…”他驚訝的看到月永レオ一瞬間無力的眼神,又在下一秒變回平時的模樣。“如果不想的話,那就只能打開門了!”


果然事情繞了一個大圈,還是回到了最初的問題上。


朱櫻司無法否認,止步不前基本是沒戲唱了,但打開門卻還有希望。


這簡直就像某個人將他們丟入設好的局之中,或許還在某個地方以看著他們驚慌失措的模樣取樂呢。


想到這個朱櫻司就不由得打起了寒顫,這時月永レオ突然靠上他的背,時機抓的莫名準確。


“唉,真討厭,自從進到這個房子,就總有一種被人窺視的感覺。”抱怨的聲音從背後傳來,朱櫻司竟因此而不由自主地放鬆。


“レオさん也這麼覺得嗎?其實我甚至設想了一種情況…”他欲言又止,讓月永レオ忍不住催促他。


“我猜想,我們或許是某實驗的白老鼠也說不定。”


沉默緊接而來,朱櫻司頓時慌了,該不會是他說錯了什麼?


沒想到月永レオ卻附和了他:“我也有同感,這樣就解釋的通了。”


他心情複雜的轉頭,看向緊鎖著眉頭的レオ。


“那豈不是更糟糕了…他們真的會放我們出去嗎?”


 


 


 


其實月永レオ一直都抱持著這個疑問,但他也不敢再繼續往下想了。他們就這麼以討論不出結論為終,迎來了第七天,氣氛變得異樣的凝重。


明明都猜到了這一步,也知道對方正在暗示他們開門,但是誰也不敢向彼此開口提議。


 


他十分心煩意亂。


 


隨著期限慢慢逼近,月永レオ也能明顯看出朱櫻司的不安。昨晚睡覺的時候,司就因為做了惡夢而小聲的哭喊著爸媽,讓他半夢半醒中也跟著心酸了起來。


他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自己昨天睡懵了的關係,沒多想就把對方擁入懷中,在確認朱櫻司呼吸平緩了之後才讓自己沉入夢鄉。


清醒的時候月永レオ差點因此而從床邊跌下去,心中除了怕被發現的慌亂心情之外,竟然還生出了一種罪惡感。


就算是他,也察覺到自己對朱櫻司產生奇怪的感覺了。


還好對方看起來並沒有發覺自己被抱了整晚的事情,一如往常跟他打了招呼,然後隨便找了個話題以免氣氛尷尬。


月永レオ的心煩意亂主要來自於罪惡感,當他聽到朱櫻司說出出乎他意料之外的話時,這種罪惡感更重了。


“不如這樣,我先開門出去看看,レオさん就留在這裡等我。”


“我拒絕!這樣做太危險了。”月永レオ急了,特別是朱櫻司還一副心意已決的樣子。他一著急就用力扯住了對方的手,讓司只好將態度放軟。


“嘶…您冷靜點,我只是提議而已,原意是出去看看再決定之後該怎麼做。”


“那為什麼是スオ~你出去?我去吧,出了事我也…”


“不行!”


他們兩個僵持不下,眼看氣氛膠著,不試著打破就無法繼續接下來的對話,月永レオ才妥協似的開口。


“我直說吧,我不想讓你死,你給我在這裡待著。”


“我將原句奉還給您。”


朱櫻司跟月永レオ都固執的很,尤其是朱櫻司,對方不先開口他就絕對不會妥協半步。


“好,我知道了,你的意思是除了開門外別無他法了對不對?”最後還是由月永レオ讓步了,朱櫻司點了點頭。“那麼我們都先別開,冷靜下來談一談。”


這時朱櫻司才放下了警戒,身體癱軟了下來。


“好的,我是經過詳細思考後才這麼提議的,畢竟這是生還率最高的方法。”


月永レオ聽了後有點惱火,他本來想責備對方太輕視自己的命了,有些東西不能用數學來衡量,卻在發現對方正顫抖著後噤了聲。


“スオ~?”他嘗試著叫喚對方的名字,好以安撫他,朱櫻司卻只是縮著身子搖頭。


聽到對方隱忍著的抽噎聲時,月永レオ是真的忍不住了。


他的罪惡感混雜著心疼滿溢了出來。


朱櫻司回過神的時候,他已經被月永レオ抱住了,力道之大,讓他忍不住喊了聲痛。


之後的擁抱就變得格外溫柔,他能感覺到月永レオ的身體也在顫抖,頭靠在他肩上,雖然控制了力道但還是維持著不讓他掙脫的姿勢。


“レオさん,對不起,我不會再說了,您先冷…”


“要說對不起的是我!抱歉,スオ~,抱歉。”月永レオ的話讓朱櫻司一時之間摸不著頭緒,他的身體僵直,大腦還停止運轉了數秒,直到對方再次開口。


“老實說,我剛開始一直在想他們為什麼會把你關進來。你們朱櫻家應該跟政府也有聯繫吧?這麼大的實驗背後肯定有靠山,所以我就懷疑起你了…”他的聲音悶悶的從肩上傳來,平時以朱櫻司的脾氣肯定會發怒,但這次他卻意外的平靜。


月永レオ見對方沒接話,自顧自的說了下去。


“其實我一開始就知道你是朱櫻家的了,之前在電視上看過你幾次,雖然你不常出現在公眾前,但是我還是多少有點印象。所以我剛被丟進這個鬼地方的時候,並不是在回來等你起床時不小心睡著了,而是我在裝睡。直到確認了你一副慌張的樣子,我才假裝沒事的起了身。”朱櫻司平靜的嗯了聲,月永レオ才又接下去。


“我真的太糟糕了…就連裝作冷靜的樣子安撫你,都是因為怕會招致互相殘殺的結果。所以真的很抱歉,スオ~,我不值得你為我死,打消那個念頭,換我出去吧。”


月永レオ原以為自己會被對方用力推開,甚至被揍幾拳也不為過,沒想到朱櫻司竟然笑了出來。


“レオさん您是笨蛋嗎?”


“嗯?”


朱櫻司用力的主動抱住了他,讓他困惑之餘還臉紅了起來。


“我也一樣,剛開始怕得要命,還在想跟您肉搏有沒有勝算呢。”他自嘲的笑了出來,月永レオ一時之間說不出話,只是更用力擁住對方。“所以我們都是笨蛋,レオさん沒有什麼好自責的。”


 


 


 


經過了昨天那段羞恥至極的坦白,月永レオ更加確信了,他喜歡朱櫻司。


在這種節骨眼上,旁人要是聽了肯定會覺得荒唐吧。但是一想到他已經在更荒唐的處境下待了八天,就覺得沒有什麼是不可能發生的了。


“レオさん,我有幾件事想跟您說。”最近他總是恍神,當朱櫻司靠近他時,心跳總要漏個好幾拍,然後再故作鎮定的開口。


“怎麼了?”


朱櫻司似乎有點難以啟齒的樣子,他嚴肅的盯著月永レオ半晌後才出聲。


“雖然很抱歉,不過我是真的不知道這件事情的緣由…”


“我知道!不對,我早就沒有懷疑你了…不,我再說些什麼啊。”看著月永レオ語無倫次的模樣,他忍不住笑了出來。


“不是的,您誤會了,我的意思是幫不上忙非常抱歉,因為平時父親跟母親不願意讓我接觸過多家裡的事情。”


“沒事,這麼說來我更沒用呢!忘了我昨天的胡言亂語就好…”月永レオ覺得自己腦袋一熱把無所謂的心聲說出來,實在是太羞恥了,這或許會成為他死前的最大陰影也說不定。


一想到這個,心情又忍不住沉重了起來。他看著朱櫻司從他面前移動到他的右側,心想著要是能早點遇到對方就好了。


這也算是老天給他的最後一點憐憫了吧,至少兩個人待在一起,即使不說話也覺得安心的多。


沒想到朱櫻司突然把頭靠在他肩上,讓他一時之間心跳又亂了,只能笨拙的開口詢問。


“スオ~,怎麼了?”


“我還有一件事情要跟您說,請您正眼看向我。”他轉過頭去,看到朱櫻司已經離開了他的肩,特別認真地注視著他。


月永レオ突然覺得口乾舌燥,他吞了吞口水,竟然覺得對方的臉看起來有點紅。


“我接下來要說的話可能會讓您覺得很噁心,但我還是希望您不要因此而討厭我,可以嗎?”他愣著點了點頭,朱櫻司的緊繃才有所緩解。


短暫的沉默讓空氣凝固,甚至比他們初識的時候更令人難受。月永レオ被盯著總覺得心癢難耐,讓他有種想要開口的衝動,但卻被對方猝不及防的搶先了。


“喜歡…我喜歡レオさん!您可能覺得我很荒謬或是在開玩笑,但是我是認真的。時間所剩無幾了,現在不說出來應該會後悔一生。我知道這是我的任性,但我還是希望能不要被您討厭…”排山倒海的資訊量一時間朝月永レオ襲來,讓他一瞬間失了神。他怎麼可能會討厭朱櫻司呢,喜歡都來不及了,怎麼可能輪的到討厭?


說完話的司閉著眼,一臉懊悔的模樣。朱櫻司正心想會不會已經被對方討厭了,就被月永レオ緊緊抱住。


或許レオ是開心到不知道該如何回應了,他用力的抱著對方,在感覺到朱櫻司有點不舒服時才慌張地放開。


“那個…レオさん,您可以說句話嗎?”他們兩個都處於混亂的狀態,月永レオ這才回神,臉唰的一下紅了起來。


“不可能討厭你.因為我也喜歡你!”遜斃了的告白,但他已經沒有時間斟酌語句了。


抑鬱的白色調房間,閉鎖的屋子裡跟外界的聯繫只有通風口進來的空氣。說他們不感到壓抑是騙人的,第一天的時候就覺得毛骨悚然,待久了更有一種窒息感。


這時跟對方的交流就像舒緩劑一樣,用久了便不由自主的上了癮。


他們兩個在告白之後卻倉皇了起來,在害怕自己對對方的感情只是一時鬼迷心竅的同時,更害怕的是對方對自己只是一時興起。


這種感情在心中壯大,內心的不安就轉換成了行動上的佔有。回過神的時候,月永レオ已經把朱櫻司按在地上了,幸好趕在雙唇相接前緊急剎車。


“スオ~可以嗎?”他不敢說自己有多清醒,至少在看著身下的人眼神模糊不清的模樣時,他的理智在崩潰的邊緣搖搖欲墜。


“請便。”話音未落,他們的唇相碰了,一瞬間彷彿激盪出火花,等不及過多的試探就深入纏綿。


兩個沒有經驗的人笨拙的舔舐、勾纏著,因為不會換氣而停了下來,暫時恢復了一點理智。


“對不起…不對,謝謝你。”月永レオ小心翼翼的把對方抱起,努力的壓制住自己的情緒,才終於讓情勢有些緩解。


朱櫻司只是在他懷裡嗯了聲,因為頭埋在他的衣服裡而顯得聲音悶悶的。


月永レオ的呼吸有些急促,他慶幸著自己沒有繼續下去,如果因為一時心急而造成無法挽回的狀況,那他現在就會自責的想死。出乎意料的是,在他抱著對方,神經有些鬆懈了的時候,朱櫻司竟給他了一記直球。


“可以抱我嗎?”


他以為自己幻聽了,直到朱櫻司又復述了一遍,月永レオ才用乾笑回應。


“別說笑了,有人在看著我們呢。”他原本想用比較輕鬆的方式糊弄過去,對方卻掙脫了他的懷抱,逼著月永レオ正視他。


“我是認真的!レオさん不是也提議過…”


“我當時只是開玩笑!這種事情不是隨便跟誰都能做的,你多珍惜自己的身體一點!”月永レオ幾乎是用吼的,他不僅對突來的狀況感到焦躁,還擔心起了有人會利用朱櫻司的這種耿直來對他不利。


說實話,月永レオ也被自己嚇到了,慌亂、嫉妒和羞憤混雜在一起,還有一點感到興奮而產生的罪惡感。


如果今天對象不是他,那朱櫻司是不是也會這麼提議?


想到這個他的心就揪成了一團。


“レオさん,難道您認為我是那種隨便誰都可以的人嗎?”朱櫻司不知道是因為生氣還是害怕,他的身體無法克制地顫抖。“我是真的感謝您…不能說是感謝,我很喜歡您的溫柔,甚至想感受到更多,請問這樣有什麼問題嗎?”


他甚至急到哭了出來,讓月永レオ措手不及,想試著安慰朱櫻司,卻又不敢觸碰對方。


“司沒有在開玩笑…好怕,レオさん就不能抱抱我嗎?”在這麼一瞬間,月永レオ似乎看穿了對方的本性。這次他的動作粗暴了些,一把將朱櫻司扯進懷裡,深呼吸了好幾次才得以暫時平復情緒。


“スオ~,你真是貪婪。”


“那レオさん會討厭這樣的我嗎?”他算是知道了,他跟朱櫻司一樣都貪求著對方,與其說是一時心血來潮,更像是囤積已久的不安爆發了。


“不會,我更喜歡你了。”


 


 


 


請走圖片


 


 




第九天,月永レオ一手攬著朱櫻司的腰,一手拿著筆在劇本撕下來的空白頁上寫寫畫畫。他湊近一看才發現,原來對方畫的是五線譜。


“請問,您這是在作曲嗎?”


“嗯,是啊。等等,你先別說話,這樣會打斷我的思緒!”


看著一進入作曲狀態就像變了個人似的月永レオ,朱櫻司覺得自己瞎了狗眼的想法一閃而過。既然對方都叫他別說話了,他也沒有想搗亂的意思,只是靜靜的看著レオ認真作曲的模樣,並惦記著所剩無幾的時間。


“真的寫得完嗎?只剩下一天不到了。”朱櫻司不自覺地喃喃自語,沒想到月永レオ卻回話了。


“有靈感的時候要我一天寫十首都沒問題…你看,我這不就寫完了嗎?”他得意的攤開四張密密麻麻的紙,紙張雙面都被線和音符佔滿了。


朱櫻司油然而生了一種敬佩的心情,他左瞧右看的樣子讓月永レオ不禁覺得有點可愛,抽出了其中兩張便遞給他。


“給你,愣著幹嘛?快收下啊。”


朱櫻司才點點頭,開心的樣子沒有任何掩飾。


“謝謝你,レオさん。”


月永レオ突然有種恍惚的幸福感,他揉了揉朱櫻司的頭。


“有什麼好客氣的,該說謝謝的是我。”


他們默契的安靜了下來,靠在一起,雙方都醞釀著說些什麼,最後竟是朱櫻司先開口了。


“就是明天了呢。”


“スオ~在害怕嗎?”


朱櫻司迎向對方的綠眼睛,看到月永レオ又嚴肅了起來,笑著搖了搖頭。


“我也不清楚,不過心情挺平靜的。”月永レオ猛然抱住了他,沒多說什麼,但卻讓朱櫻司安心了不少。


“畢竟事已至此,誰都不會想反悔了。”


 


 


 


 


 


 


 


“兩個都抓到了嗎?”


“是的,請問要怎麼處置?”


“把他們的記憶消除,然後放了。”


“怎麼會…其他的不是抓回去繼續實驗嗎?”


“上面施壓了,叫我們把朱櫻家的少爺放回去,畢竟當初本來就是騙來當招集白老鼠的噱頭的。”


“那另外一個呢?”


“也放了,反正之後還追蹤的到,況且我看他們兩個好像偷藏了什麼有趣的東西?……”


 


 


【END】








那個...沒看懂的地方或是什麼都可以,歡迎評論跟我討論,謝謝大家看到這裡!

评论

热度(25)

  1. ShiIroただ精一杯我儘を言った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