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iIro

[狮心]Midnight

付白九:


濑名泉在夜里突然醒了。


因为一阵突如其来的疼痛。不知道是从身体的哪个部分传来,却像整个人都揪紧似了地痛。


——听说人太难过的时候哭不出来,心脏就会碎掉。


濑名泉猛地想起鸣上岚某天对他提起的话。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想起这句话,又隐隐约约觉得自己在清楚不过。


他最近的状态很不好。精神上的负担一层一层叠起来,像是具象化,把身体也一并带离轨道。到底也不过是自作孽。谁叫自己牙齿咬碎了也要往肚子里咽。


但鸣君也好睡间也好司君也好,他们谁也没有必要扛着knights走下去。那只是他固执的一个决定,不肯放手。就像对待游君,伤害自己也伤害他人,可谓是得不偿失。


濑名泉又想起那个陈旧的白色ipod,想起那首歌,想起一个笨蛋的笑容,想起一个黑暗压抑的房间。那股疼痛又钻出来,依旧辨不清是从何处传来。像是浸入四肢百骸,咔咔作响。


让濑名泉忍不住怀疑,是不是他那时候没有哭,又太过难受,于是心脏碎成千块万块,落进身体各处。以至于在回想起那些事时,每一处都是痛的。


可他怎么能哭?


要是他也把脆弱的样子暴露出来,那个笨蛋会怎么样?


至少让那个笨蛋知道,有人还守着那片残垣断壁。等他从宇宙的哪个角落归来时,给他一个容身之所。


但那个时候他会不会抱怨?可见过对方最脆弱的样子,他也知道,对方是用尽多大的力气,才能把自己从那个如同坟墓的房间里挖出来。


濑名泉从来不相信奇迹,但却希望奇迹发生。


于是他感受到一股眼角的湿意,喉咙哽得发痛。


在这个夏夜里,他没有感受到热意。


在他尝到一点咸涩时,却突然放下心来。那个笨蛋那时哭得那样难看狼狈,心脏一定没有碎掉。


于是濑名泉又混混沌沌地陷入梦境。




我怀疑我陷入了对狮心的热恋期(那你为什么又在写刀……


这两个人为什么都那么令人放心不下,又疼得让人欲罢不能啊?日日日的发刀哲学。


(写东西这种事不能怪我,毕竟想的是脑子,写的是手。


我忘了,这个出现的主要原因是这首歌《岁月神偷》。配着狮心,歌词看得我心塞塞,来个附录。


※《岁月神偷》


能够握紧的就别放了


能够拥抱的就别拉扯


时间着急的 冲刷着


剩下了什么


原谅走过的那些曲折


原来留下的都是真的


纵然似梦啊 半醒着


笑着哭着都快活


谁让


时间是让人猝不及防的东西


晴时有风阴有时雨


争不过朝夕 又念着往昔


偷走了青丝却留住一个你


岁月是一场有去无回的旅行


好的坏的都是风景


别怪我贪心 只是不愿醒


因为你只为你愿和我一起


看云淡风轻

评论

热度(51)

  1. ShiIro付九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