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iIro

零晃 山鳴

u:



山鳴


 


每天定點使用望遠鏡察看山的狀況是羽風薰的工作,他的工作和山有關係,必須居住在山裡。雖然和繁華的都市相比深山老林實在相當不便,但住久倒也習慣了,山上生活也別有一番滋味。雖然比起山他更喜歡海一點,不過人總是要跟工作妥協向現實屈服。


 


定時定點用望遠鏡眺望山林,又是普通的一天,沒有異常羽風薰這麼想時卻看見了異常的景色:一名身著藏青色和服的孩子坐在樹上,搖晃著穿著木屐雙腳,最詭異的是那孩子頭上還長著灰色的耳朵,尖尖毛茸茸的獸耳,好像電視中出現的狼。他好像發現羽風薰的視線,有如月亮般金色的眼睛直直盯著羽風薰。像是被野獸盯上的感覺讓羽風薰渾身不快,甚至是不安害怕。


 


「不可能吧……」羽風薰以為自己看錯了,又重新看了一次鏡頭。現在都晚上八點了,小鬼怎麼可能還在外頭亂跑?這裡的原住民絕對不會在晚上時離開村落,不僅村民,就連上山的外人也格守這條規則,山的規則。


 


「夜晚是……」當時村長阿多尼斯曾經告訴過他一些資訊,然而現在羽風薰卻怎麼也想不起來。他那個時候只覺得是當地人的迷信,自然沒放在心上。他甚至有幾次在晚上離開小木屋待在外面看星星。這裡沒有光害,夜晚的星空璀璨,可是一等一的美景,這種美景可不能被小小的窗戶給侷限。心血來潮時他會帶一瓶酒爬上屋頂,一人獨飲。


 


這次用望遠鏡看察看的時候,樹上的小孩已經不見蹤影。果然是幻覺,肯定是山裡的生活太枯燥。既然都產生幻覺了好歹也出現可愛的女孩子,肯定比獸耳正太好。當他記錄完工作日誌準備關電腦上床休息時聽見了外頭傳來了「啪、啪、啪」的拍門聲。羽風薰的訪客有八成都是年輕村長的阿多尼斯,阿多尼斯很熱情,時常帶著打獵的成果和羽風薰分享。在他眼中羽風薰這樣的人幾乎和弱小的生物畫上等號,需要被照顧。


 


不過這個時間點了阿多尼斯不可能過來吧?原本他是不打算開門,不過外頭的人不懂放棄一直拍打著,著實讓人心煩。「這就去開門。」他應了一句,心裡覺得古怪,如果來者是阿多尼斯的話肯定要好好罵他一頓。


 


開門前羽風薰還抓了一枝掃把,他固然是覺得訪客不可能是阿多尼斯,但是推測不出其他人選。而且再開門前他想到了一幾年前的一條新聞:押送犯人前去監獄的途中出了意外,犯人奪槍襲警逃進附近的山中,警方雖然大規模搜山卻找不到犯人,至今警方仍未逮捕歸案。想到這個心裡不免有些不踏實。


 


訪客不是敦厚和的善阿多尼斯也不是兇惡恐怖的逃犯,而是剛才的小孩子。


「你有番茄嗎?」年幼的訪客抬起頭看著羽風薰,他有一頭看起來很柔軟的灰色頭髮,頭上的獸耳微微抖動,而身後還有一條同樣是灰色的尾巴。


「欸?」


「零說想吃番茄。」


 


天知道羽風薰是怎麼了居然沒把門關上,甚至還答應了對方的要求,只因為他的冰箱裡還有兩三顆番茄。當他轉身進去拿番茄時,男孩站在外面好奇地探頭觀察,尾巴搖了搖,像極了好奇心旺盛的小狗。


 


接過番茄道了謝人一下子就溜得沒影,只有滿月的月光留下,留下一屋子的月光。他這時才發現今天的夜晚,沒有星星。


 



 


「那個是山神的寶物。」


「寶物?」


「是的。之前告知過羽風先生,忘記了嗎?」對上阿多尼斯真摯的眼神羽風薰很難撒謊,他乾笑了兩聲敷衍,推說是一時沒想起來希望阿多尼斯講詳細點。


「好的,那再說一次吧。山神喜歡黑夜,夜晚是他清醒的時間,他是夜晚的神。所以我們不能打擾他。」


「那個小孩呢?」


「那是山神的寶物。」


「多多尼斯這樣有解釋跟沒解釋一樣啊。」


「我不是多多尼斯,是阿多……」這時突然整座山林所有的動物齊聲吼叫,羽風薰第一次遇到這樣的場景,他和阿多尼斯都沉默下來。動物們的叫聲匯流成美麗的旋律,全是欣喜高興的叫聲,整整持續了五分鐘之久。羽風薰來到這座山第五年頭一次聽見這麼美妙的音樂,由山林中的動物們所演奏,阿多尼斯也是一臉驚訝,看起來也是第一次。


「這是山神的謝禮。」阿多尼斯說,這次羽風薰不再懷疑接受了答案。


 


那之後羽風薰會把番茄掛在屋外,隔天番茄不見得同時會得到山神的回禮──音樂。每次聽見的曲子都不同,風格接近爵士樂。山神用蟲鳴、用鳥叫、用風聲,甚至連樹葉晃動的沙沙聲都是來演奏無上的音樂的材料。


 


有次他按耐不住好奇心,在門上挖一個小洞偷偷住意外頭的景象。他從晚上八點開始等等到深夜,眼皮子很重,整個人快睡著了,就在這時出現了狀況。


 


遠方出現兩個人影,一大一小還牽著手。小的那個他是見過的,被阿多尼斯稱為「山神的寶物」的孩子。他今天看起來很高興又興奮的,很像隨時會甩開手自己亂跑的模樣,另外一個肯定就是「零」了。


 


零長得很好看,他有著一頭及肩的黑色捲髮,還有著一雙不屬於人類紅色眼睛。他也是一身深色和服,不過倒是多了青色的外掛,上頭有著紫陽花的紋路,腰上也別著一朵紫陽花。


「晃牙走慢點。吾輩是老人家禁不起這樣的折騰。」雖然他是這麼抱怨,不過看上去一點也沒有吃力的模樣。但是晃牙聽了後乖巧地放慢腳步:


「慢吞吞就要天亮了,快點。」


「晃牙是在擔心吾輩啊,真是好孩子。吾輩的確不能在陽光下行走呢,每待一分鐘都是酷刑。」


「那就不要拖拖拉拉的。」


他們倆邊說著話很快走到門口,零停下腳步並鬆開手讓晃牙跑過去拿番茄。他趁晃牙沒注意時向羽風薰微笑點頭,然後抱起跑回來的晃牙消失了。


 


「真的是山神啊……」


 


之後出了一點事讓羽風薰不得不離開原有的工作回去繼承家業,他在山裡的最後一夜和阿多尼斯喝了一頓,兩人窩在小木屋裡面細數這幾年來遇到的事情,最常提到的還是山神的音樂。之後他又放了幾次番茄在屋外,只是再也沒見過零或者晃牙。


 


他離開的那天,蟲鳴鳥叫奏響整座山。


為了送別。


 


Fin


之後應該會寫個阿多篇&零晃篇,應該吧


今年的荷官狗剛墜完機,想到去年一百連的梅雨零也墜機。


差別在於今年搭不了一百次飛機( ´•̥̥̥ω•̥̥̥` )


 



评论

热度(112)

  1. ShiIrou 转载了此文字
  2. ShiIrou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