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iIro

【泉司】悔意

Yui想要转型当超人:

※新人写文
※BE有,OOC有
※两人大学毕业成为恋人设定


「濑名前辈,求求你......快接电话吧」此时的朱樱司绝望的盯着手机屏幕,车内的水已经快漫到了他的胸口。他不得已只能举着手机盯着拨出去并没有回应的那个号码,心中埋怨着嘴里哀求着。


日本一年近有四千人因车祸丧生,大概这次我也要死在这种情况下了吧,朱樱司如此自嘲道。绑在身上的安全带本来是保护自己安全的如今成为了束缚,现在连自救都做不到的他。想到的竟是给自己的恋人濑名泉打电话。


想到大学毕业后两人终于心意相通好不容易修成正果,结果因为一个继承了家业一个作为偶像四处奔波。两个人根本没有多少时间可以像普通情侣一样培养感情,就算好不容易晚上能在一起也因为白天工作的劳累倒头就睡死在了床上。


有过不满,但又不想给对方再添麻烦。自己从来都是克制着想对对方撒娇的念头。


如今剩下的全是后悔
朱樱司,你看你人生最后一刻你的恋人连你的电话都不接。


水已经漫到了自己的鼻下,高举着的手机还在拨着那个再熟悉不过的号码。


「濑名前辈,求求你.......接电话吧」
最后终于忍不住用哭腔再次说出那句哀求


「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人接听请.......」


————————————————————————


在一个卧房内「游君,乖乖把粥喝了」濑名泉扶起躺在床上的游木真然后将自己刚煮好的粥递到他面前,并打算自己亲自喂对方


「咳,濑名....泉哥哥我自己可以的」游木刚想说濑名前辈被对方的一个眼神给盯怕了,缩了缩脖子


「游君这种时候就多依赖一下哥哥吧」濑名泉对他笑了笑,是一副外人根本见不到的温柔
无可奈何的游木真只能顺从的吃着对方递过来的食物


此时放在客厅的手机正在无声的闪烁着来电显示的标志。上面显示着——朱樱司


————————————————————————


第二天的早上濑名泉早早起来,去主卧查看游木真的身体情况。用手摸了摸额头,嗯烧已经退了,难得的休假就打算让他多睡一会儿便没有吵醒对方。


走出卧室来到客厅,发现了自己遗忘在客厅的手机。打开看到近十几个未接来电全是显示的自己的恋人,有些疑惑的给对方打了过去得到的却是关机。


「哈?怎么回事,算了待会再回家里问他好了」没有在意的把手机放到桌子上,打算去厨房做点早饭再走。


顺手打开了电视,正好播放着早间新闻。


「昨日傍晚在盘山高速上发生一起车祸,造成一人伤亡。据报道该人为朱樱财阀的下任继承人朱樱......」


听到这些本打算走向厨房的濑名泉停住脚步,机械性的回过头看到朱樱司的三个字眼


「不可能......」
濑名泉低声的说


「难道昨晚的电话是......」


濑名泉伸手想拿起手机,突然发现自己都手不住的在颤抖。此时大脑中闪现过无数和对方在一起的画面,又想到对方在最后一刻给自己打来电话却没有接到。剩下的满满都是悔意
眼泪不自觉的从眼眶溢出,双腿无力支撑自身的重量跪在了地上


根本没有好好对待过他,从交往开始也从来没有主动说过爱他,甚至连一次正经的约会也没有。


「司啊.......」


濑名泉突然拿起手机疯狂拨打着朱樱司的电话,一次次一遍遍。就像车祸时的朱樱司一次次拨打他的电话一样,得到的全是无人接听。


「求你接电话吧,司啊」


哀求着,一遍遍打着对方的电话。突然有一种窒息感,卡的自己喘不上气。


司,当时你也是这种感受吗?


——————————————————————


在朱樱司的葬礼上濑名泉在他的墓碑前跪了很久,什么都没有说。knights的所有成员都到了现场,甚至那个失踪了很久的国王,大家都不知道该怎样安慰。也知道此时说什么都没有用


「泉酱,大家都走了」鸣上岚忍不住上前想拉起濑名泉


「你们先走吧」
这是濑名泉那天说的第一句也是最后一句话


他也不知道自己跪了多久,直到天色已经完全被黑夜笼罩,四周一个人都没有。看着墓碑上的照片,濑名泉终于放声哭了出来


大概这种悔意,会伴随他的一生吧。


评论

热度(39)

  1. ShiIro蕼归 转载了此文字
  2. ShiIro蕼归 转载了此文字